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自负的美国

  “美国的许多商业和政治领导人认为,美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经济”纪元:束缚经济发展的传统因素已不复存在,并且,由于美国拥有“新经济”,而其它国家没有,因此美国无可争议地成为全球老大,其它国家必须采用美国的价值观念,如果要与美国平起平坐,则必须效仿美国的制度。            

  凡是有历史感的人都会深深地为此感到忧虑:骄做是衰退的先兆,目前的美国真是危机四伏;实际上,美国的经济实力还不足以成为自负的资本。因此,我们首先要消除虚幻的感觉,正视现实。

剖析“新”经济

  无论以哪种标准衡量,1997年的美国经济都是成功的。GDP 增长3.99%,而前20年平均增长率为2.4%;失业率下降到4.6%,是25年以来的最低记录.通货膨胀率不到2%.那么,我们应如何看待这些成功呢?经济快速增长加上低通胀率的确不寻常。1983年的经济增长达到7%;也没有引起通货膨胀,但事实证明那并不代表美国经济的长期增长趋势,在其后10年中,美国经济年均增长率仅为2.4%;鉴于此,我们又怎能断定1997年的繁荣是昙花一现,还是新趋势的开端呢?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先来考虑一些被忽略的经济因素:生产力增长与生产力利用波动之间的区别,或经济运行趋势与经济周期之间的区别。            

  如果把经济看成是一台可以不同速度运转的机器,机器运转快了产量可以增加,但如果运转太快,机器就会过热。在短期内,尤其是在生产力的利用远远低于正常水平时,可以通过提高生产力的利用而增加产量,但是,从长远来说;保证生产持续增长的唯一途径,就是提高机器的生产力,也就是增加机器以一定速度运转时的产量。这听起来比较抽象,但我们可以比较美国经济周期利用现有生产能力而带动的增长和提高劳动生产率而带动的增长。为此,我们要引用失业率作为一个指数,因分失业率不仅包含了劳动力因素,还包含了经济总体生产力因素。

  同时,我们还要运用著名的奥肯法则(Okun''s Law),它表明生产力利用率的变化对经济增长率的影响。例如,某一年的失业率没有变化;经济增长达到2.4%;此后,失业率每下降:个百分点,则在经济增长百分比中增加两个百分点(失业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则从后者中减去2个百分点〕。当失业率不变时,2.4%代表生产力的增长;当失业率下降时,经济的增长、或失业增加时,经济速度回落)代表生产力利用率的变化.

  在考察“1983 年的经济激增时,臭肯法则表现非常准确。当美国经济从衰退(1982年第四季度,失业率一度达到10.7%的战后最高记录)中恢复时,失业率下降2.2%。根据奥肯法则,经济增长应该为2.4+(2X2.2)=6.8%,这个增长率非常接近实际增长率。同样,当失业率从1996年的5.3%下降到1997年底的4.7%,经济增长应该为2.4+(2x0.6)=3.6%,非常接近3.9%的实际增长率。

  引用这个数学方法来分析经济的考虑是,既然这个法则在过去15 年中基本上准确地衡量了经济的增长波动·那么没有理由证明目前的生产力增长率及长期增长速度加快了。因此,实际发生变化的可能是美国经济现在能够合理利用生产力并使这不会过热。几年前,人们还认为低于6%的失业率会导致通货膨胀增长的加快,但目前的失业率低于5%,可是价格却平稳。现在的形势是否代表了我们的经济能够实现充分就业的根本好转)

  答案是模棱两可的。人们对近年来低通货膨胀的解释是,因多种缘故,成本的增长比预期的要缓慢。抑制通货膨胀的最重要的因素是,由于公司健康保险制度的改革,雇员的津贴没有任何增长;同时,在过去两年中,美元实力的增强和亚洲经济危机也拉低了进口价格,这有助于保持低通胀。          

  保持低通货膨胀的必要性迟早会迫使联邦储备委员会允许失业率的增长,但不管怎样,可承受的失业率可能已经降低了。在公司纷纷裁员的时代,工人并不情愿要求增加工资、同样,在竞争日趋激烈的时代,雇主也不愿为工人增加工资,而工作岗位的增加使目前的劳动力市场更富弹性,这一切都表明5%的失业率与以前相比有本质的区别。考虑到最近的形势,估计失业率在5%到5.5%之间,并保持稳定的通货膨胀率。虽然政府采用5.4%编制预算,但最终有可能实现5%。  

  总之,尽管经济增长达到了3.99%的高速度,但美自最近的形势并未表明能实现2.5%的平均增长率,只是持续失业率可能会降低:个百分点。根据奥肯法则,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年均增长会比我们预期的高出2% 。GDP的2%约为150O亿美元,这是一个可喜的能力角度看,近年来的变化实际上很小。至少数字说明了这个问题,数字会出错吗?

隐性繁荣?

  根据定义,美国经济的生产力等于可雇佣工人数乘以生产率,或人均产量。生产力的增长看起来较慢的原因是,根据官方估算,进入90年代后,生产率的增长幅度为:%强,与前20年差不多。但许多观察家认为官方估算是不可信的。毕竟,现在是重新构筑经济和实行全面质量管理时代,是因特网和内联网时代,是公司纷纷自诩大幅度提高了生产率的时代。“新经济”的信徒们认为,这许多生产率变革的故事不可能都是臆造的,由于经济意外地快速增长并且没有引发通货膨胀,生产率增长速度更快是正确的。

  要分析这个论断,首先要区别两个问题:一是官方估算是否忽略了生产率的改进,答案是“是”,而且总是如此。二是未被计量的实际生产率效益能否解释经济的良好业绩,答案是“肯定不能”。几乎没有一个经济学家会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官方估算倾向于低估经济的真实增长。而且,官方对生产率的估算总是向后看的,他们总是在问=个优秀工人今年的产出比去年多多少,但是如果工人今年生产的新产品是去年不可能生产出来的,那会怎么样呢?你又怎么能拿电工的生产率与电灯相比较呢?这种数量性的变化很难转化成参数来计算,所以总的来讲,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中,生产率和经济增长肯定被低估了。实际上,自1760年工业革命开始以来,主要部门的生产率变革始终没有停止过。

  作为技术革命的主要部门,微电子行业对我们这一代是新生事物,但近两个半世纪以来·主要部门生产率的快速增长却并不新鲜,以至于被人们称之为工业革命时代。那么,在我们所处的后工业经济时代,什么是新生事物呢?启印刷术发明以来,信息处理和传输第一次成为一个主要部门。原有的主要部门改变了手工劳动者、体力劳动者等的生活条件,而现在的主要部门则改变了那些用信息指导企业经营的人们的生活条件,也改变了采用信息进行决策的消费者们的生活条件。显然,我们对此的认识是相当清晰的。

  换句话说,认为“官方在记录正在发生的技术进步方面是不称职的”的这种看法缺乏历史观。当然,当商人们为技术革命而欢欣鼓舞时,他们还会为使这场革命成为可能的制度欢呼:企业文化、经受风险考验的资本市场、没有条条框框束缚雇主们的劳动力市场等等。他们庆幸自己具有竞争力。        

  实际上,人们对于制度优越性的乐加情绪是建立在大量的推理的基础之上、我们是否真的意识到高度灵活的资本市场与劳动力市场具有如此完美的魅力?5年以前,人们的看法正好相反;日本公司比西方公司更具优越性,因为他们不必承受资本市场的压力,因此能够从长远着眼,而且由于稳定的劳动力市场,即人们熟知的终身雇员制度,日本公司能够积聚充足的人力资本,为什么会有这种相反的观点?因为我们现在看到了,美国的制度可刺激高生产率,但生产率的猛增在统计数据中反映不出来。

  如果一个人因为其历史观的局限而未能察觉到美国的生产率革命,那么高增长、低通胀是否可表明一种新形势的出现呢?不。失业率下降,而通货膨胀保持平稳,完全可用其它因素来解释,如工人工资和津贴的缓慢增长等。同时,一些至关重要的技术性因素也是导致这一结果的因素:官方采用估算GDP数据来估算生产率,所以,官方估算的生产率实际上就是人均GDP,低估了GDP等于同样低估了生产率,反之亦然,因此没有被衡量的生产率增长不可能对高GDP增长起作用。

  去年,美国经济以3.99%的速度增长,比长期持续增长率高出1.5个百分点。但是,新经济的拥护们认为生产力增长被大大低估了;他们提出,假设实际增长率比官方公布的数据多出1. 5 个百分点,持续增长率实际上就是3.9%,而不是2.4%。这是否意味着去年的增长并没有增加生产力的负担?由于生产率的增长实际上是简单的人均GDP增长,如果生产率被低估)cDP也会以同样的比率被低估。如果生产率增长真的比公布的数字高出1.5个百分点,假如持续增长率达到3.9%,经济增长实际上已经达到5,4%,而这又没有导致通货膨胀、真是不可思议。也就是说,目前美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和低通胀,并不能证明生产率的隐性繁荣。官方数字低估了实际的生产率增长,而过去两年经济的快速增长大大提高了生产能力利用率,因此,未被计量的生产力增长并不能解释通货膨胀率为什么没有增长;反过来说,尽管经济增长率很高,并且保持着较低的通胀率,这个事实并不能说明生产率的隐性繁荣;如果人不能引发则日不能影响A。,因此,所谓的生产力革命仍然是纯粹的假设。

  总之,新经济看上去与“旧经济”没有太大差别:它有着同样的长期增长率,只是失业率降低了一点。所以,现在形势不足以印征人们常常听到的乐观言辞。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