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钱颖一:商学院管理教育对市场变化非常敏感

  Ruipeng Di:各位嘉宾,各位媒体界的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参加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和INSEAD共同举办的加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的签署仪式和记者招待会。现在我向各位介绍一下参加今天活动的嘉宾。坐在我旁边的我们清华经管学院的院长钱颖一;INSEAD的院长Frank Brown先生;INSEAD负责对外关系的院长史密斯杜特;经管学院的副院长廖理;INSEAD负责校友事务的副主任;INSEAD负责媒体关系和对外沟通的助理主任。下面进行活动的第一项由清华经管学院和INSEAD共同签署加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下面我们就开始今天的记者招待会。首先我们请两位院长先向各位讲几句话。先请INSEAD院长Frank Brown致辞。

  Frank Brown:谢谢!谢谢各位!我想今天对于清华经管学院和我们INSEAD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我们这两个学院是在两年前正式开始合作的。我现在都仍然记得两年前的情景,也是在两年前的时候我和钱颖一院长就像今天一样召开了一个媒体见面会。我记得好象也就是在这个多功能厅。我印象当中是这样的。当时我们是宣布两个院校之间的合作正式开始。

  而现在两年短短的时间已经过去,双学位项目取得了极大的成功。现在已经开始招收第二届的学生,进展的非常良好。而且我们两个学校讨论是否可以在别的方式,别的领域进一步扩大我们的合作。所以对于这一点我是非常高兴的。对于我们两个院校已经进行的非常成功的合作我也是非常满意的。我本人非常有信心INSEAD和清华经管的合作会是INSEAD所有外联项目当中最重要的之一,甚至也许是最重要的一个。我和我的同事包括外联事务的副院长都一起来了,我们对此有很高的期待。

  Ruipeng Di:下面我们请钱院长讲话。

  钱颖一:今天正如Frank Brown院长所说对于清华经管学员和INSEAD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我们大约两年前我们两位院长在清华经管学院曾经有过一次媒体见面会,那都是我们两个人刚刚担任院长不久以后,那个时候我们的见面会主要是开启清华和INSEAD的联合培养EMBA这个项目,当时我们做了这样一个宣布。过去的两年我们看到这个项目的合作非常的愉快,而且是非常的顺利,现在这个项目做的也相当的知名。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两个学院决定由这一个项目扩展到教师交换、研究合作、高层经理培训等其他的各个领域,形成一个全面的合作这样一个框架,所以今天签署这样的一个备忘录,对我们两个选学院来讲应该是合作关系一个新的,更高的起点。

  Ruipeng Di:我们下面开放对媒体朋友们的提问。

  提问:你好!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这个项目的现状,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现在的经济变化给我们这个项目有可能带来的影响?

  两位是资深的经济研究学者,从年初开始次贷一直影响整个全球经济,到现在已经演变成了金融危机请问两位院长在这一次的会务当中有没有考虑到大局对我们项目的影响?我们会采取怎么样的应对?这种影响和判断是基于我们两位对经济大局怎样的判断?谢谢。

  钱颖一:我先简单的来回答一下这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这两个年级进来的EMBA的学生我都教过。我去年教的是第一届的,这个月初教的是第二届的。所以我对他们个人上也比较熟悉。第一届还没有毕业,很快要毕业,课程基本上要完了,但是还有一些论文环节。两届每一届都是40左右,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招了两届。这两届学生来自20个国家,每一届里面四分之三是外国学生,大约四分之一是中国的学生。他们来自的范围也非常的广泛,来自20个国家,欧洲、亚洲、美洲、还有拉美的。今年还有个蒙古的。非常的广泛,经验也是来自不同的行业,不同的类型企业。去年第一届大概平均岁数是35、36岁,今年是37、38岁,今年的学生经验更丰富一些。我给他们上一个必修课,上的是中国宏观经济。这两个班的学生我都有过很多的接触。我的体会是他们的经验和水平、知识结构都非常的高。具体再细的细节可能我们项目的人会有更多的回答。

  第二个问题非常简单的讲一下,现在的一些金融市场的动荡,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刚才我和布朗院长交谈中我们谈到,直接的影响可能对我们招生来讲是有两个,对我们学院来讲直接的影响有两个好处。因为我们都知道商学院是反经济周期的,就是当经济周期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的学生报名就多了,因为学生的机会成本下降了。第二个好处是我们跟华尔街竞争,比如像金融、会计这些师资,所以他们那有点问题,我们这招人就好点。这是短期讲,当然长期我们还不太知道。所以我想听听布朗院长对此有什么高见。

  Frank Brown:谢谢。我来简单的补充几句。首先第一个问题有关我们的学员,我们第一批的学员今年9月份就要毕业。我其实见过第一批的学员好几次。第一次是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第二次在法国,还有一次在新加坡。所以我想我们学员的背景情况,也就充分说明了我们这一个联合培养EMBA项目它的本质。我们的本质就是要招募来自多元文化背景的学生。带他们去世界不同的地方进行体验,同时也鼓励他们之间进行观点的交锋与分享。我们两项开展的联合开展EMBA项目能够成功,我想很大的原因是一贯遵循INSEAD所强调的原则。我们INSEAD的原则就是要鼓励多元性,鼓励学生相互学习。所以我们的联合培养项目是非常成功的。有一个小的细节,据我所知我们快有几个来自塞尔维亚的学生,我想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有关第二个问题我也非常同意钱颖一院长刚才的观点。我们作为商学院对现在经济周期的不稳定性,应该是保持非常谨慎的态度,密切关注它的发展。但是我想就是在这种危机的时候,正是我们商学院要发挥作用的时候。因为由谁来带世界经济走出现在的危机呢?就是下一代商业界的领袖。我们就是要培养出这样的下一代的商业界的领袖。同时我还想告诉大家历史一直都是在重演的,也就是市场有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的热烈,变得非常的繁荣,那么人们也就会出现像格林斯潘所说的一种非理性的兴奋的状态。我们在管理教育的过程当中,就是让学生要培养出一种理性怀疑的思想和态度,我经常对INSEAD毕业的MBA学生说两点,第一点如果你认为有些东西太好了,好的无法让人信心,这是对的,你的怀疑是正确的。第二点我们MBA的教育在INSEAD这里一直鼓励大家要多问问题,问的问题越多才越有可能了解问题的真相。这与人的本质不太相符合的。人不太爱问问题,因为问问题就显得自己不太聪明,所以人们往往随大流,听别人问的问题。我们工商管理教育最重要的目的就系要我们的学生有这种信心,有问问题的信心。有寻找答案的信心。

  商学院管理教育是对市场的变化非常敏感

  提问:100年前商学院开始在美国出现时,人们试图以此提升商人作为作为一种具有“职业精神”的新型力量在社会中的地位,并发挥其影响力?如同神学院、法学院和医学院做到的事情一样。如今商学院教育在中国正方兴未艾,请问钱院长,当您从美国回国就任清华经管学院院长时,是否希望以此来推动中国商业国际化?请两位院长谈谈关于工商管理教育在中国的使命及发展趋势?谢谢。

  钱颖一:几年前我回国回到母校来工作,我想是想尽一点力量来做一点事情。至于能做到多么成功,我想也取决于很多的因素,我想作为我个人来讲,我是尽我的力来做事情。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今年正好是MBA教育的100周年,整整100周年。就是在1908年的时候,首先是哈佛商学院推出了MBA这样的一个学位。在中国当然是历史比较短,我们是从1991年开始,清华也是从91年开始第一批试点的学院,开始MBA。到现在只有17年的历史,但是发展的速度、规模是非常的迅猛。基本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呼唤着更多经济管理方面的管理人才。我想这是一个根本的原因。而且我想这个趋势只会是越来越大,不会是越来越小,原因是这个时代的需要,市场的需求,一定会使工商管理教育成为职业教育中不说是最重要的,也是最重要的职业教育之一。

  另外一点我想着重说明一点,就是全世界的,包括中国的管理教育都是与时俱进的。在过去的100年中都有过多次的变化,为了适应市场需求。比如今天我们一会儿可以请布朗院长讲,50年前INSEAD首创一年制的MBA。我们清华经管学院也是力求与时俱进,明天我们还有一场记者招待会,也欢迎大家参加,我们将在明天宣布我们在MBA教育上的一些重大的创新。所以我想与时俱进是商学院特别明显的特征,在各个学科中,据我的观察,一个大学有各个学科,而商学院管理教育是对市场的变化非常敏感,而且动作在前的。比如说国际化问题,我们这个项目是两个学校一起来办一个联合的MBA。像这样的例子在别的商学院还有。据我所知在各类的学科中,商学院在国际化或者全球化方面的步子走的是最快的。

  Frank Brown:我们说到美国这些年来MBA教育发展的情况。我们会发现现在美国的年轻人他们也乐意去美国以外的国家,去走一走,看一看,去学习,去工作。应该说比起美国商学院MBA的教育来说,美国年轻人国际化的步伐迈的更快。所以我是希望在未来美国的MBA教育会变得更外向,更开阔视野一些。因为变化是必要的,变化也正在发生。比如美国商学院MBA课程正在改革,也招纳了来自外国的学生。总的来说在适应国际化的步伐,在变革创新方面美国还是比较慢的。比如我们INSEAD作为一个欧洲的工商管理学院,我们快过两年就满50周岁了,就像前院长所说的,是我们率先推出一年制MBA的课程,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所美国的商学院会提供一年制MBA的课程。同时我们INSEAD还有两个校区,一个在美国的枫丹白露,一个在新加坡。这在任何一所商学院来说也是独一无二。你可能会说这样做不好,但是起码我们两个校区都运作的非常成功。而且没有任何一所商学院去效仿我们。

  我想提一点,无论对清华经管,还是对INSEAD,对整个中国来说,我想强调企业家精神和创造的重要性。我们INSEAD不少的学生毕业后他们都会去自己创业。我想在中国国企和大企业固然重要,但是创业者仍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走上创业的道路。同时在我们招收的学生当中也有不少人,他们本来就是创业者。

  钱颖一:我补充一计划。INSEAD准确的说不是一个欧洲商学院,应该说是位于欧洲的一个世界型的商学院,他们自己的说法是一个世界性的,也是世界最著名的商学院之一,所以他们现在中文名字也不用欧洲工商管理学院,他们就是INSEAD。

  次贷危机归根到底就是内控的规则被人破坏了,不遵守内控

  提问:我是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我有两个问题想请问两位院长,一个我们都感觉到世界经济的形势可以说瞬息万变。我们刚才钱颖一院长也在讲,对于商学院来讲,最重要的是与时俱进和重大的创新。那么我们觉得大家都非常关心这次金融危机的影响。我们不知道在咱们以后案例的教学方面,会不会加强对金融分析的份量?会不会把华尔街作为经典的案例补充进去。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觉得想请问一下两位院长,因为你们都是多年从事工商管理教育的。想问你们所感觉到的全球高级工商管理教育正出现什么样新的趋势?中国在这方面又有什么样的特点?有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你们今后在合作方面会怎么样来扬长避短?谢谢。

  钱颖一:布朗院长在华尔街工作过多年,所以他待会儿可能会有更多的感想。我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肯定是是的。肯定会有更多的案例来研究金融风暴也好,危机也好,以及带来的影响。我想这对商业的教育非常重要。在这以前我们看到我们的知识很有限,我们只看到华尔街上升期间时期的情况,我们很多案例都是讲的这样一段情况的事情。但是这是不完整的,金融的困难,金融市场的下跌,或者甚至出现危机,这都是正常周期中的一部分。所以有了这样新的案例,我想是丰富了我们的知识,而对我们的学生教育,我想也应该是更全面。我的回答是肯定的,而且非常有益的。

  至于说商学院发展的新趋势很多。我自己的体会有这么几条。一个就是跨国,或者说全球商学院之间的合作。我看到在过去几年发展非常迅速。我们今天的合作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也是非常重要的例子。我还想说INSEAD不仅是位于欧洲的,也是位于亚洲的,它现在可以说是在领先商学院中唯一的有两个校区的,跨两洲的两个校区的学校。跟我们联合的合作是其中一个非常显著的例子。

  第二个趋势,我自己的感觉是将会更强调从经验和实践中学习的方法。过去从书本上和从案例上学的比较多,即使从案例上学也是书本上的知识,案例都是抛光的。都是把具体的细节抽掉,抽炼出尽管是很实际,但还不是真的实际。将来的一个趋势是会越来越强调从经验和实践中真实的项目中来学习的。我想一个是全球化,全球化之中的合作,还有一个是基于实践的学习。这两个是我感受到现在商学院发展的一些新的趋势。

  Frank Brown:我来说几句。有关第一个问题,我想我们清华经管学院和INSEAD都非常的成功,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与企业是非常的接近。比如说这两个星期以来我经常都收到我们很多INSEAD以前学生的来信,他们是非常踊跃,自告奋勇。说很愿意把自己在INSEAD学习的经历告诉给我们清华和INSEAD联合培养EMBA项目未来的学生。我们的项目有来自雷曼兄弟,有来自美林银行。我这里想说一个例子,伯南克是接任格林斯潘出任美联储的主席。他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很多书本,很多内容知识都是有关于1929年美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大箫条。当然我没有跟这位新任主席本人交谈过,但是我记得他也有类似的言论。也就是说怎么去应付现在这一场危机,就是要用从上一场危机当中总结经验和教训。这是什么意思呢?比如在我们INSEAD,我们有很多的案例,这些很多的案例可能跟安然有关,跟世通有关,就是上一轮经济危机当中很多的企业有关。

  我们还有一些案例是跟80年代美国的次贷危机有关。现在的危机也好,麻烦也好,诈骗也好不是什么大麻烦,不是什么新的东西。比如美国发生的金字塔传销的案件本质是很简单的。现在出现金融的诈骗和风波也是很简单的,归根到底就是内控的规则被人破坏了,不遵守内控,所以就产生了很多的问题。

  比如说01年、02年的网络泡沫,之后华尔街出现的风波到现在华尔街濒临破产许多企业和金融的困难,我觉得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规模不一样。什么本质呢?就是我觉得人们总是容易犯这么一个错误,他们会认为市场永远会处于上升周期当中。他们大量的购买有价证券,却从不理解有价证券到底是什么东西,而是去依赖那些也不是很懂行的人去帮他们做分析。所以很多的事情是弄的很复杂,没有必要的复杂。比如说像破产的安然,你看他整个架构很复杂,但是如果你拆分开来,你会发现其实是很简单的。所以我们确实需要更多新的案例。

  我还想回到我之前发表的观点上来。我们从事教育工作,我们培养的人就是应该要有一种理性、怀疑态度的人及他们要敢于怀疑,敢于问问题,这样才能在事实的基础上发现答案,而不是人云亦云,跟随大流。

  提问:我是商学院杂志的记者。我有两个问题的。第一个是关于商学院项目本身的。我们商学院项目将致力于哪些方面的特色会实现它和国内其他中外合作EMBA项目的区别?双方会做什么样的努力来实现这种差别?第二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布朗先生和INSEAD,我在资料上看见了布朗先生写过一本书叫做《全球商业领袖如何在多元文化市场取得成功》。在刚才讲话中布朗先生也强调了,INSEAD本身这种多元文化的特色,我想问一下是什么样的观察和发现,使布朗先生写了这么一本书。包括他是如何理解多元文化市场这个概念?在多元文化市场取得成功的标志又是什么?INSEAD将怎么样去帮助企业领袖在多元文化市场中取得成功?谢谢。

  钱颖一:我来试图回答一下第一个问题。在国内最近几年我们也看到,确实有不少国内的商学院与海外的商学院一起合作EMBA的项目。就我所知我们这个项目在以下几点上有它的突出点,跟别的学院不同。

  首先我们是至今为止仍然是唯一的一个,给双学位的,给两个学位的EMBA项目。其他有的商学院EMBA项目通常是给一个海外的学位,而并没有国内的学位同时给。或者是国内学位,或者是海外学位,但并不是两个学位同时给,我们是两个学位同时给。这是一个不同。

  第二个我想是学生的组成,刚才我说了四分之三是外国留学生,四分之一是中国留学生。所以学生的这种多元化非常不一样。因为在商学院学习不同于其他的学习,课堂讨论、学生之间的交流是他学习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们的学生来自欧洲、来自东南亚、来自东亚、来自澳大利亚、太平洋、亚太地区、来自北美。这样学生群体他学习得到知识的知识面和看问题不同的方式是非常不同的。

  第三个具体课程我想说一下,我们有一个课程领导力开发,非常强。这个在国内的商学院中,据我了解还没有类似这样的课程。单从这个课程来讲也是我们的学生和参加其他国内合作的项目来讲非常不同的。我们想这也是我们合作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Frank Brown:我也来回答这个问题。刚才钱院长有关双学位EMBA特点的阐述我是非常同意的。我还想补充一点。我们两家机构为了做成双学位EMBA项目都做了大量的工作。从两家学院的领导到下面的工作人员,从战略的到后勤的我们都作出了很多的努力。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一个双学位的项目,而且对我们两个学院来说都是很重要的。现在确实各种各样EMBA的项目很多,但是我想我们跟清华的双学位EMBA项目仍然是获得了很多们眼球的关注。

  你的第二个问题,我写的那本书,非常感谢你提了我书的问题。我本人不是学者出身,我也就写过这一本书。我过去26年都在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在我多年的工作经历当中,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和很多来自不同背景的人,很多年轻人一起工作。把这些人组成一个团队,去攻克难题。所以在这么多年工作的经验上,我经常在思考,如何才能够让人们去愿意开放自己的头脑,去接受一些新的文化,一些新的观点,了解一些新西德趋势。我觉得任何的事情归根到底都是有关人的观念的问题。我在书当中说到一个人去到一个新的文化环境当中,他应该是尽可能的让自己融入到这一个环境当中,甚至让自己习惯吃当地的食物。就像一个英国人去到美国要更习惯了解美式足球,而不是英式足球那样。也就是说去到一个新的文化环境,应该要善于跟当地的人打交道,建立自己的网络,去了解,去经历这样一种全新的文化。

  换句话说,就是入乡随俗是很重要的。对我们的企业领袖来说,入乡随俗都是非常重要。因为今天可以说所有的企业都是跨国企业,都是全球化时代的企业。那么这一种新的企业家,他们必须要了解人,要了解人的本性,要了解来自不同地方人的本性。我们不能够总是从自己的哪一种习惯的思维和观念出发,去考察别人。而是要感同身受,从别人的立场和环境去考量他的思想和他的观点。所以我写这一本书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写给美国人和英美环境当中成长起来的人看。因为就英美人来说,他们长期以来对自己的文化是非常满意,觉得非常舒服的。我就是想告诉他们,也应该是适当的走出自己的文化,去更多的了解、去体验别人的文化。

  多元文化的趋势哪里体现的最清楚,我想莫过于就是在中国

  提问:我来自凤凰网。我来问一个问题。我想之前问的问题都比较的严肃。所以我来问一个比较个人的,比较轻松的话题。就是有关两位院长个人的经历。我想大家都很有兴趣知道。首先问钱院长,您是从哈佛毕业的,您现在回到中国来。您觉得在中国和美国商学院的风格有些什么不同之处,还有从这一次华尔街的风波,从次贷乃至整个金融风波当中你觉得中国的学生们应该学到些什么东西。

  我也来问一问布朗院长。您应该说主要以前在美国工作,您怎么能够成为INSEAD这一所位于欧洲商学院的院长,而且做的这么的成功呢?还有您过去26年来都在普华永道在企业界那里工作,非常的成功。为什么您在学术这方面也同样能够获得这么大的成功?您的一些观念,您的一些想法、梦想是什么?跟我们分享一下。

  钱颖一:大家会越来越清楚的意识到规律这东西仍在其中

  钱颖一:首先我想回答你的问题。我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不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是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博士,我是经济学家。现在是在经济管理学院工作,对我来讲我在国外教书时间很长,有两个调整。一个是从学者到一个现在是经济管理学院的管理者。那么这个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另外从我的知识结构上来讲,我原来是一个学者,是一个经济学者,现在不仅经济学,也是经济管理学院的学科。管理是一个更大的学科,从我个人来讲,有这样两个不同的变化。所以对我来讲都是很大的挑战。应该说在过去的两、三年中我自己也是个学习的过程,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我自己也学到很多的东西,我自己感觉到以前的学者经历是更大的帮助,学者看问题比较严密,想问题有创新的思想。这些都是非常有帮助的。但是要具体的来管理一个经济管理学院,挑战是非常的大。所以从个人的经历来讲,我应该一方面是在工作中学习,另一方面我觉得过去受到的教育,过去做的研究,对于我的实际工作,应该说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第二点我说学生应该从这里学到什么,我觉得有很多东西可以学,慢慢探访。有一条我觉得不管发生了哪些新的东西,新的创新,历史可能总会重复。很多历史上以前发生的事情,实际上它底下有一些规律,这些规律仍然适用于我们现在很多的情况。我想作为一个学生,将来这一点上他们会通过这样的一些危机,可能更会悟出一定的道理。比如2001年觉得新经济,新的技术了,所以以前的规律都不适用了,或者说我们现在的金融也是有了很多新的创新,是不是过去的规律就不适用了呢?我想大家会越来越清楚的意识到规律这东西仍然还在其中。

  Frank Brown:谢谢您刚才以这么友好的方式来问这个问题。如果是换了别人,他们可能会直截了当的问凭什么INSEAD要找你这个人来做院长。我觉得这正好说明了INSEAD它就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商学院,它愿意跟企业保持密切的联系,甚至他们愿意通过找我这个有多年从商经验的人当院长更密切跟企业的联系。我以前是在会计师事务所,这是一种提供专业服务的公司那里做高管。现在我是做商学院的管理者,我觉得两者的差别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得大。对于我们商学院来说我们的任务就是教育和培养人,同时我觉得我们应该以这种非常负责任的态度培养人、教育人。我在INSEAD工作期间,我会非常重视我们学院的品牌,我们学院的声望,以及我们学院教学的务实性。

  比如说我们教师他们主要工作就是上课,主要就是做研究,我其实有时会问我们INSEAD的一些教员,问他们研究的情况,刚开始他们有的人会觉得很害怕,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询问他们的研究状况,其实我是想知道他们的研究成果是应该可以应用于指导企业的实践,同时我本人在商界多年打滚的经历也建立了一些个人的资源和网络。希望能够用我个人的资源和网络来帮助我们的教师,帮助他们进行更高质量的研究工作。我当院长还不到三年,做的好不好现在还不能去评价。就我个人的希望来说,我是希望我做院长期间能够使得INSEAD它的名字,它的理念在世界上为更多的人所了解。我们INSEAD有优势,我们有非常独特的教学的模式,同时我们也跟世界很多的学院,像清华经管进行合作,共同培养下一代商界的领袖。我觉得下一代商界的领袖应该是具有多元文化视角的人。我想这不仅是商界领袖需要这么做,在其他的部门,共同部门人们也都需要有多元的文化的视角,因为这是一种趋势。而有关多元文化的趋势哪里体现的最清楚,我想莫过于就是在中国。

  Ruipeng Di:感谢两位院长,也感谢各位媒体的朋友们。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