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6月6日】北京:杨宁讲创新者已在被逆袭 华为可能轰然

  6月6日,2014中关村天使投资成长论坛暨天使成长营首期开营典礼在北京文津国际酒店举办。乐搏资本创始人杨宁作了主旨演讲。他以摩托罗拉、诺基亚、索尼、微软四个真实案例来说明,创新者被逆袭已不是天方夜谭,颠覆者本身就面临着被颠覆的可能性。

  以下是乐搏资本创始人杨宁的演讲实录,未经本人审阅:

  杨宁:我非常幸运,1999年跟随我两个斯坦福的同学,一起回国创办了一个网站叫ChinaRen。在座的各位如果上网早的话,估计也上过我们的网站。我们99年回国,正好赶上了中国发展非常澎湃的十几年。
  当年我24岁,我们几个年轻人也没什么工作经验,就跑到中国来做互联网,那时做互联网跟现在不一样,那时做互联网的人一直被认为是边缘人士,当时主流社会包括那些传统企业家,都认为你们做互联网的,全都是大忽悠,忽悠投资人的钱,做那个虚无缥渺、虚头八脑的事情,甚至上市的过程,拿一些根本没有利润,甚至连收入都没有公司去美国上市,圈股民的钱,说你们简直是批道德败坏的创业者,真的当时我们所处的环境就是那样,现在回想起来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
  我记得当时我们去全国巡回演讲做宣传。ChinaRen当时的主要群体在大学校园,我们就去清华、北大、复旦、交大等各院校做演讲、做分享。我们的有些演讲场子非常大,有上千名学生过来,小的也有几百人。我想他们来的时候,不是来听我讲互联网,更多的可能是他们想出国,听说这是一个斯坦福回来的,就想听听我讲美国名校的留学故事。
  我当时演讲首先问的是,在座的同学们有多少人上过互联网?三三两两的手举起来,我就说,你知道吗?等你们毕业后再过几年,互联网会彻底改变你们的人生,会改变你们的生活方式、交流方式、工作方式,我的演讲题目就是“互联网时代的生活”。
  当时同学们听我的演讲,都觉得你讲的简直是天方夜谭,但大家看看现在是什么时代?互联网时代。前天有位朋友郑重地请我到他家吃饭,让我跟他们公司的高管做分享交流,他是做传统行业的,做矿业、地产、钢铁,反正什么赚钱玩什么。我说你让我去干嘛?他说我听说你投资了马佳佳,现在互联网思维特别火。
  我说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你怎么现在对这个感兴趣,你不是生意做得很好吗?他说不行了,现在大家都得去学互联网思维,你不是天天投这个吗?你来跟我们讲讲什么叫互联网思维。我真是感叹,现在连这样的商界大佬,都开始说要接触互联网思维,就是说互联网已经全面地步入了中国主流社会。
  那么我们作为这个行业的颠覆者,就是说做互联网的人一直是本着“光着脚不怕穿鞋”的造反心态,现在互联网已经步入了主流社会,我们从造反派变成了保皇派,内心也发生了巨变,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题目是“创新者的逆袭”。
  不是创新者去逆袭,而是创新者被逆袭,所有被逆袭的这些人,当年都是创新者,都是逆袭别人的人,就是造反派变成了保皇派又被新的造反派打倒,非常可怕,但这个事情真的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昨天伟大的公司被颠覆已不是什么童话故事、不是天方夜谭。我选了这四家摩托罗拉、诺基亚、索尼、微软,是因为或多或少跟我有点儿关联。
  首先是摩托罗拉公司。虽然我没在那正式工作过,但我留美读书时去那做过实习。1995年我在摩托罗拉的PPG部门实习,它是公司最有钱、最有资源、最有地位的部门,叫寻呼事业部。当时作为PPG成员,我们的骄傲感油然而生,我当时给他们做双向寻呼机,在当时已经很先进了,说寻呼还可以回传,相当于咱们现在发短信,当时短信的前身就是双向寻呼。
  90年代,摩托罗拉正值鼎盛时期,在北京国贸桥那建了座摩托罗拉大厦,非常高大上。但后来它绝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在中国它压根儿看不上眼的、小萝卜头大小的联想公司收购,还是以那么低的价格被收购。我们所有过去在摩托罗拉工作过的人都有点儿国破家亡的感觉。这么伟大的公司,就这么倒下了。
  第二家是诺基亚公司。2003年,诺基亚对空中网进行了投资。当时诺基亚占据了全球30%的手机市场份额,也就是说全球每10部手机中有3部是诺基亚,非常高大上的公司。前天我碰到一个诺基亚投资部的朋友,就问他说,股份怎么样了,他们当时因为很低的价格进来的,他说诺基亚因为被兼并和收购,所以进行了清算,把所有的不相干的资产全部都处理掉了。这让我非常感慨,03年如此强大、如此高大上、如此牛逼的公司,不得已把它所有的这些资产进行了变卖。
  第三家是索尼公司。当年的索尼随身听Walkman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如同我们今天的iPhone;Walkman的耳机也类似于被苹果收购的Beats耳机。但现在呢?谁还会用索尼的Walkman?
  最后一家是微软公司。我记得当年能够跑上Windows3.1,觉得太牛了;Windows95出来时,万分期待,因为它自带TCP/IP,原来3.1版本自己弄半天才能上网,Windows95可以直接上网;到XP的时代,大家也非常期待,说XP太牛了,革命性的变化,半夜睡不着觉去等XP上线,就像现在大家等iPhone
6那样,那种先进、时尚,当时微软的地位如同苹果今天的地位,当年的大神可不是乔布斯,当年的大神是盖茨。但现在微软代表着什么?愚昧、落后,微软的品牌含金量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以就谈到了创新者本身。我们做互联网的人,从来都讲我们是创新者、颠覆者,但曾经的颠覆者本身就面临被颠覆的可能性。大家多少人上过开心网,在上面偷过菜,但它现在用美国的一个词来讲就是Ghost
City(鬼城)。前天我在看网上一篇损开心网的文章,说有一天心血来潮,登录了开心网,居然发现还有几个好友在上面玩,就问他们为什么不走,他们说他们挺习惯这儿的,他瞬间有种感觉,就像地球被严重污染,不适合生存了,人类已经移居到外星球了,有一天乘坐飞船到了地球后,看到这座城市还在,是座空城,居然还有人在这儿,就万分惊讶,以此调侃开心网。
  新浪微博,现在可能还感觉自己是颠覆者、创新者,说我不怕颠覆自己,我的新浪微博就是颠覆我传统的门户模式,但大家看到了就连新浪微博也被颠覆了。
  现在的微信如日中天,超级牛逼。有无数鼓吹手讲微信就是一切,未来的电商、未来的娱乐、未来的文化、未来的一切都是微信,微信将是宇宙的中心。曾几何时,曾说微博就是宇宙的中心。
  我相信未来宇宙的中心一定不是微信,但有可能还是腾讯,因为我对马化腾还是蛮佩服的,他能够自我颠覆成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他未来有没有可能再次颠覆微信,仍保持腾讯的优越性,我们就拭目以待了。
  再来看昨天的三大门户搜狐、网易、新浪。02、03年我们做空中网时,如果有人提出来,未来五六年后,中国最牛逼的互联网公司将不再是这三大门户的话,所有人都会觉得你疯了,但今天的大巨头BAT和小巨头小米、360,还真没有那三个哥们儿的身影。所以在未来我仍然可以做一个预言,我觉得这个格局会有所变化,起码有两个会掉下去,如果做一个更大胆的预测,全都掉下去,我真的认为可能会全掉下去。
  而且我认为可能小米和360会超过那三个(BAT),因为他们准备得非常好,就连我如此推崇高大上的人,也开始用小米手机了,把我那部三星换成了米3。它的做工、功能、光滑感实在不错,你看三星背后的破塑料片,再看小米背面那么顺滑,不得以我也成了小米的用户。这真没想到,因为我原来认为小米好屌丝,小米最早的发布会我参加了,当时我想这个手机白给我都不用,真是印证了美国那一句话“Never
say never”。
  下面给大家讲讲几大趋势。咱们做天使投资人的,投的就是明天,如果更大胆一些,就要投后天,今天的不能投。今天火的东西PE
(私募股权投资人)还能投,B轮、C轮的人还能投,但A轮的人一个都不能碰,真的碰不了了。现在什么最火?手机游戏火,不能投,我不知道在座的投手机游戏了没有?反正我没投。现在所谓的互联网金融不能投,一般的O2O不能投,我反正是不投了,因为他们都是今天火的东西。
  你要投的是未来,为什么?因为大家还没看好它,尤其是做早期的天使、A轮投资人,这些都是咱们可以投的东西,我不谈具体行业,我可以谈谈四大趋势给大家做参考。
  首先,我们从一个需要时代变成了一个喜爱时代。过去我们谈的是怎么满足用户需求,现在你说我满足用户需求就行了?靠边站吧。你以为黄太吉卖的是煎饼果子、雕爷卖的是牛腩、马佳佳做的是电商吗?根本不是,现在讲究的是概念转换。
  我今天看到一个做红酒的哥们儿还在跟他聊这个事情,就讲现在我们卖的不是产品,而是文化创意,这跟写本书、做个电影没什么区别,你卖的是一个体验,让用户喜爱你、认同你,这种东西才会有生命力。其实现在很多行业都成了文化创意产业,我认为雕爷牛腩其实是一个文化产品,而不是一家餐厅。
  第二,我们从产品时代变成数据时代。大家发现,所有的东西,为了收集数据,都连到云上面,这是很大的趋势。过去大家都谈产品是单打独斗的,但现在光产品是没有用的,产品是为了积累数据。一个公司最核心、最有价值的东西不是那个产品,而是那个数据。因为数据可以再加工,从而爆发出更大的威力。所以我不相信有些公司说他们是大数据公司,大数据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工具,就如同英语一样,我认为所有的公司都将是大数据公司,如果你不发掘大数据的威力,公司就弱爆了。
  我记得自己在斯坦福读书时,学的是SQL语句,现在这年头你还谈什么SQL,大学都开大数据课,现在大家谈的不是MYSQL,而是谈Hadoop。就是说我们从数据库的小数据时代,已全面转型成大数据时代,大数据的威力还更待爆发。
  第三,我们从功能的时代变成关系链的时代。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处在一个社交网络时代,原先大家谈的都是网站功能,包括你去一个电商买东西,跟电商的网站有交流,但现在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得变成关系链公司。为什么呢?因为只有关系链才是稳固的,你才能把人拴住。甚至你到了一个电商网站,他还希望你跟他进行沟通、交流、反馈、交友加关注。现在我们已经全面步入一个关系链时代了。
  第四,我们从硬件时代转向云的时代。现在很多硬件产品,包括我家音响,那天正好我家断网,我想设置却设置不了。就是说现在你的硬件产品,如果没有联网,你连装都装不了,真的已经过渡到云时代了,谁赶不上趟,谁就会被残酷地淘汰。美国克莱斯勒之前一位CEO讲过一句话,特别霸气,Either
you lead,follow or get out of the way (在这个世界上,你要不领路,要不跟随或让道)。
  之前我在深圳时讲过华为。华为是行业中的老大,其领袖任正非很牛逼,这几年把华为打造成了一个帝国,但他的未来何去何从?我不认为他会有很好的未来,这么庞大的公司有可能轰然倒塌,因为如果他不全面地接受新思维,新的造反派就会像蝗虫般地起来,就算你是大象、狮子,也会被咬死。
  大家一般都在谈未来,我今天讲了PPT上的这些内容,想再分享一些最新的观察。为什么我讲未来有可能那五家全会被换掉?记得我最早给大学生做分享时就讲,你知道吗?再过几年互联网会全面进入你们的生活,改变你们的一切。当时大家都不信,今天我再给大家讲,你知道吗?现在谁还再投互联网,谁还觉得移动互联网先进,都弱爆了。你知道我们马上将步入一个什么新的时代吗?刚才跟麦刚在讲,我就讲未来是Smart
Everything(全智能时代),现在可穿戴、智能家居、智能硬件起来了,但这只是前夜,真正智能时代的全面爆发是机器人时代。这个是我现在花很大精力、很多时间在去研究的东西。

  方向一:智能机器人

  我现在给大家描述一个不远的未来,我不是描述遥远的未来,可能就三五年的时间,你们现在在街上走,都是人,未来在你旁边的就会是机器人。一开始大家可能会觉得这好先进、好神奇,就跟你现在开特斯拉一样。现在你在路上走,可能很多人会发拍照到社交网络上,你就买了一个升级版2S、3S,还是4S版本的,还加了最新的OS,但我们未来不会谈手机了,手机也弱爆了。你看我的机器人跟着我来,今天开会帮我拎包;没电了他看到旁边有个插座,直接上去充电。早晨起来大家养狗的人都知道超级费劲,狗狗必须到楼下去撒尿,以后狗狗都会知道不用叫醒主人,让主人多睡点儿,可以朝着机器人叫,机器人带着狗狗下去撒尿。
  大家可能觉得我说的这些好像天方夜谭,就像当时大学生说这简直是不可能,但大家等着瞧,五年时间这些东西都会变成现实。因为太多的钱投入到这些领域了,太多的基础设施在发展了。你们看现在的电池技术,就算它五年内没有革命性的变化,但每年都有演进型的变化,如充电更快、密度更大、更轻等,这些技术每年都在进步。为什么呢?一切还不是钱闹的?过去这种电池没需求,现在大量的设备都需要电池,所以电池技术真的发展非常快,我相信五年之后电池会有非常大的突破。
  再来讲讲传感器技术,过去传感器很贵,现在智能手机的出现,带有大量的传感器,就跟摩尔定律一样,所有过去大家认为高不可攀的、很昂贵的东西,现在都变成非常普及,传感器和电池技术几乎都遵循了摩尔定律。
  这个世界按一个英文说法就是Self-fulfilment(自我实现)的预言。由于大家认为这东西会很牛逼、市场会很大,大量的人力、物力、资本就全都放在这个领域,这加速整个过程的发展。所以这个机器人领域的发展,会呈现一个提速的状态,也就是说过去可能十几年机器人领域的发展,还抵不了未来的一年发展。
  我现在说的根本不是天方夜谭,五年之后就会变成现实,现在我开特斯拉,大家觉得还挺酷的,五年之后,如果你还开一辆带方向盘的车,上车时可能会觉得你这行不行?开车要小心点儿,他说我这叫驾驶乐趣,以后你开一个带方向盘的车,就像现在我玩莱卡相机的感觉,今后他们都会变成稀有动物,这就是我们会看到的未来。
  很多人就会产生疑问,说机器人的出现,可能会导致大量人失业,我说对,那些不需要用脑的工作,绝对会被替代,不管是餐厅的服务员还是会场的保安。我们还在讨论说会场的保安换成机器人绝对没问题,比如机器人说“STOP,请出示您今天参会的邀请函”,没有的就说“我是罗总特别好的铁哥们儿”,机器人说“对不起,罗总没跟我说”,所以他仍然不能让你进。
  未来这个时代,这些工种都会消失,可怕吗?不可怕,为什么呢?大家回顾一下由于科技的出现,多少工种都消失了,记得当年的电报员吗?没了,我回国时发现中国有一个特别神奇的职业叫电梯驾驶员,现在已经没有了吧?
  所以老的工种消失、新的工种出现并不可怕,比方说现在出现大数据分析师、云架构师,类似这种过去不存在的工种,都会因为这个时代的变化而产生新的需求。
  我们将来会享受到机器人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的便利。大量的工作都被机器人干了怎么办呢?机器人给我们创造了那么多财富,我们政府就可以直接发钱,发最低生活标准给公民。你们如果了解,会发现迪拜、阿联酋就是这么干的,只要你是迪拜、阿联酋的公民,只需要拿政府的补贴就好了,根本不需要上班。因为石油为他们带来大笔的财富,很多工作都由外国人来干。我们这个世界将来也会是这样,机器人干所有的活儿,我们只需拿政府的最低补贴,你想活得更好,那你去努力,你可以活得更好。
  经常有人会谈到机器人的灵性问题。其实意识和感情是两个不同的东西,很多人把这两者混为一谈,其实他们是不同的概念,意识的概念是一个自我意识,他看到镜子知道这是自己,可能未来的某个时候机器人会产生这个意识,而且是无法解释的。
  我是这样理解的,人类其实是宇宙中的一个物种,他的出现是其他物种的灾难。大家想过没有?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多少动物灭绝了?多少植物灭绝了?多少海洋生物灭绝了?我们人类给宇宙的其他物种带来的是毁灭,但我们人类现在又走到了历史性的一刻,终于有机会创造一个全新的物种,这个物种的控制程序将不再是DNA,而是我们写的程序。

  方向二:干细胞科学

  由于我在做机器人,最近对干细胞和基因工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也在研究这个东西,甚至这方面我未来会做投资。我发现有一点非常有趣,人或者其他物种其实也是编程的一个东西,那我们的程序是什么呢?我们的程序是DNA,你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有?一个简单的单细胞生物,中文可能是翻译成草履虫,这个单细胞生物没有灵性、没有意识,他只知道事物吞嚼和无方向感随机移动,这个就是他DNA告诉他的,这不就像最初级的机器人,只会两件事充电和爬行,他与草履虫在同等智能水平上。
  但是人是有意识的,人的DNA会通过计算产生出意识这种很神奇的东西。由于机器的复杂度、程序的复杂度再次加强时,能否产生意识这个东西呢?我认为是有可能的,而且这个可能性是在人们根本没有觉察时,机器人突然有一天就产生了这个意识,这是很可怕的。也许就跟电影里说的那样,一个机器人产生了意识之后,它会变成一个毛泽东式的人物,机器人里的毛泽东。
  这个东西可怕吗?其实也没那么可怕,首先这个世界有很多可能性,假如说人类是有程序的一个东西,咱们这个程序是DNA,DNA告诉咱们干细胞如何分裂、如何成长、如何长成鼻子、眼睛,然后再如何能够工作,这都是由咱们的DNA基础程序衍生出来的产品,所以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DNA那么牛逼的程序,居然有一个核心大BUG,这个BUG是会死、会毁灭,是完全没必要的,DNA完全没必要写上一个Timer,人的Timer大概是100年左右,这个Timer也不是非常稳定的,是一个范围的Timer,狗是20年,昆虫可能不到1年,这么好的程序怎么会有这么一个BUG呢?
  最近我看有一些企业在体外培养癌细胞,用基因工程对癌细胞进行研究,这个挺有趣的。人类有一天如果能把这个BUG改了,把干细胞提取出来以后,DEBUG了,Timer没了,因为细胞在不断代谢,每天都在代谢,你不停地干细胞代谢,咱们就可以不死了,这就非常棒。
  但我觉得这才是最可怕的,为什么呢?如果我们写了机器人的程序,那谁写了我们的程序?如果你告诉我自然选择、进化这些东西,我真的不太信,我觉得这么复杂、这么好的程序肯定是写出来的,如果我们把这个BUG改了,我们就要想他为什么会写这个UBG,我想他就是想让咱们生态平衡,免得咱们太多了也不死,这不就不平衡吗?大家都知道这个程序不收敛,就是程序里面写的不停机,这个程序就爆了,因为咱们是不死的,所以说这个程序是有问题的,所以他必须让咱们死。
  如果有一天能够改掉这个BUG,写咱们程序的兄弟可能就会出现了,他这么久一直没出现过,任着咱们自己发展,都挺好的。当然咱中国很有趣的现象,就是13亿人,绝大部分人不相信有人写咱们的程序,当然有些国家是很相信的,你看梵蒂冈等很多其他地方非常相信有一个写程序的哥们儿。所以我就说很有趣的现象是,这些研究到底会不会触发那个哥们儿出现,这真是值得探讨的东西,这么完美的程序如果把这个BUG给去掉了,真的会非常有趣。
  在未来,不死有什么好处?我就想不死咱们就永远不怕机器人,为什么?因为知识的迭代速度和演进速度。比如你看咱们人类的知识为什么迭代很慢,因为咱们都会死,所以再牛逼的科学家一死,一个小孩儿出来就很天才,又得重新开始学,因为叠加太慢了。机器人不一样,产生意识后特别可怕,因为他在不死的情况下,不断迭代,终于有一天会超过人,这个太可怕了。如果人也不死就没事儿了,爱因斯坦活五百年、几千年是超聪明的,他永远领先于机器人,所以你也不用怕。
  这两个方向我认为未来都会有巨大的突破,机器人离咱们近点儿,干细胞科学这块,我认为会出现在二三十年之后,到时我们就不用吃药了。如果大家看过科幻片,知道你全身是伤口时,只要在一个地方躺一会儿就没事了,这就是干细胞的伟大能力。
  时间差不多了,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这儿。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