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民主没有捷径 有赖人格更新

    春暖花开的季节,我曾和德胜公司的聂圣哲、王中亚以及安徽省文联的周志友等一起走在皖南的乡间小路上,参观德胜在休宁捐资创办的平民小学、木工学校。

    学校都很小,但办得很用心,很有特色,最重要的一点是学校试图用“诚实、勤劳、有爱心、不走捷径”这样全新的人格导向来培养中国的下一代。很显然,“诚实、勤劳、有爱心、不走捷径”的人将是中国的一代新人,是历史上乃至现今的大多数中国人所陌生的,其意义却也是休宁这个状元县的历代状元们所完全无法比拟的。

   以这样的眼光打量眼前那些欢笑的孩子,不能不让人想到他们将是中华民族新文明的希望火种。以这样的眼光来看待德胜,德胜其实已经超越了创造利润的企业层面,而走向文化创造的层面,成为中国当代工商文明的明道者、践道者与传道者,成为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先驱者与播火者。

    这新的一切,是从德胜人立志做合格公民以及让德胜成为合格的企业公民开始的。德胜能够脱胎换骨的一大秘密武器是《德胜员工守则》,德胜以此来规范和引导员工行为。《德胜员工守则》(安徽人民出版社,2005年)一书完整地收录了德胜对于员工各类行为规范的全部章程,还收录了过去几年德胜人对于探索如何做一个现代公民、做现代企业公民思想与言论,可以较好地满足所有关注德胜的读者的需要。

    然而,《德胜员工守则》不可与一般出版物相提并论,也不可与一般企业守则相提并论,其不同凡响在于,它其实是德胜人在中国当今不规范的商业时代的一份明志宣言,并因此成为目前表面繁荣、内里腐败中国商业夜空的一道引人注目的亮光。《德胜员工守则》在短时间内再版3次、印刷10次,洛阳纸贵的事实就说明了德胜精神的可贵以及中国人对于新人格、新的生活和企业生存方式的无比渴望。

    我因此很欣然为《德胜员工守则》作序,并借此阐述我对人格更新与中国崛起以及企业家在其中将承担的责任的一些看法。

    人格更新与中国崛起

    近代以降,中国人被重击击醒,意识到中国人心灵需要升华,人格需要更新,才能实现中国崛起。期间曾有思想大师鲁迅等大声疾呼、教育家陶行之等身体力行,也有政治精英为之努力,但改变起来总是那样艰难!

    鲁迅是近代第一位意识到中国人的国民性需要改变以及努力改变中国国民精神的第一人。在鲁迅的笔下,阿Q是中国大多数国民尤其是底层民众的代表,孔乙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代表,祥林嫂是中国妇女的代表、狂人则是中国叛逆者的代表。而在鲁迅之前,中国最著名、影响最大的文学作品《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也都从不同方面刻画出中国的国民性。尤其是《三国演义》,塑造出曹操等一批中国精英(政治、军事)人物的群像。以传统的眼光看,这些人都是很有本事的人,是能够呼风唤雨的枭雄;以现代的眼光看,这些人同时也是一群没有信仰、蔑视规则、不择手段,可以随时出卖灵魂的破坏者,归结起来是一种“混世魔王”的人格特征。

    悲剧在于,古往今来,中国聪明人多、枭雄多,阿Q和孔乙己多,但诚实、公义、博爱(德胜谓之“诚实、勤劳、有爱心、不走捷径”)等现代公民之必需的健全人格的人却难以寻觅,并且几无成长的合适土壤。这成为中国几千年灾难深重的人格根源!

    悲剧还在于,即便到了改革开放的今天,阿Q式的麻木不仁、祥林嫂式的愚昧无知、孔乙己式的穷酸迂腐、狂人式的迷茫痛苦以及“混世魔王”式的凶残狡诈等传统人格毒素仍然深入到每一个中国人的肌肤和血液,令中国人难以自拔。

    2006年,一本100多年前由一位在华居住了22年的美国传教士史密斯(A.H.Smith)先生撰写、鲁迅力荐的论述中国人国民性的书《中国人德行》(Chinese Characteristics,新世界出版社2005年))历经波折,终于面世。史密斯在书中指出中国人最缺乏的是“诚”和“爱”的品性,由此造成中国人人格和心灵都的不健全,无法走向现代人格。此书虽然写于100多年前,但主要分析和结论几乎完全切合于今天的中国人。尽管今天的中国,有钱、有知识、有本事乃至有眼光的人是越来越多了,但论到“诚”与“爱”,论到讲求公共精神的合格的现代公民,却依然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难得一觅。

    这个周末,我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几位企业家朋友在一起交流。其中一位朋友说:中国古代曾有“大道行于天下”的时代,今天却是“大盗行于天下”的时代。在表面的经济繁荣之下,无官不贪,无商不奸,几乎没有一个官员是不贪赃枉法的,几乎没有一家企业是不搞商业贿赂或者偷税漏税的,无论是官员、学者还是普通百姓,几乎没有一个人够得上合格的现代公民。这位朋友批评可能偏激了,但中国人普遍缺乏健全人格,中国社会普遍缺乏合格公民则是无需争论的。

    前些天,一位远方的年轻人给我寄来了他的“学术论文”,自云将会是“传世之作”,并在来信中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尤其是痛骂美国妨碍了中国的强大;在信的末了,则求我找个地方将他的大作发表,并承诺可以给版面费和好处费。我不客气地批评了这位青年朋友可怕的人格分裂:一方面是指点江山的爱国“巨人”,另一方面轮到自己的事情时却是与世界同流合污的侏儒。如此“混世魔王”的人格离现代公民可谓南辕北辙、天差地别!

    然而,今天的中国人,就普遍上演着这样的人格分裂大戏。譬如,官员们在台上作反腐报告时慷慨激昂,在台下原来是巨贪一个;企业家们在广告上讲的是天花乱坠,生产的却是对人有害的劣质产品乃至“杀人奶粉”;老师们教导学生要团结友爱,彼此间却人勾心斗角;学生们晚上去美国大使馆愤怒抗议美机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白天却去美大使馆排长天申办赴美签证……

    很显然,失去了“诚”和“爱”,中国人的人格就不可能“立”起来,支撑起一个现代国家。无论经济怎样发展,无论制度怎样变革,只要中国人的心灵不转变,中国人的国民精神没有根本变化,仍然是“混世魔王”、阿Q、孔乙已、祥林嫂式的主流人格,中国就没有希望。

    人格与品质对于一个民族和国家的的重要性无论如何强调都不过分,并且人格与品质的改变也是其他的变革之途所无法取代的。纵观世界历史,凡道德败坏的国家没有不遭致灭亡的。“淫荡”的巴比伦、败坏的罗马帝国本质上都是败在道德的沦丧上。 “五四”曾高举民主与科学大旗,然而,“五四”的启蒙者完全忘记了在科学和民主上“辉煌的希腊,就是因为不注重品德而消亡了;因为他们缺乏品德、坚韧和性格……(人类文明的伟大倡导者马太•阿诺德语,转引自《中国人德行》P203)”。近代,洋务派们试图用工商业救国。改革开放后,象我这样的经济学者更是自信找到了市场经济的救国大道。然而,无论是成熟市场经济的经验,还是中国这些年市场经济实践的教训都表明,单单经济改革根本不能改变中国,因为“作为文明的辅助方法,贸易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但其本身不是一种革新的手段(史密斯,P200-201)”,相反,笔者曾在《有教堂的市场经济与无教堂的市场经济》等一系列文章中一再证明,市场经济想要高效低成本地运行,经济想要长期、持续、健康地发展,恰恰需要好的市场伦理作支撑。不理解这一点,就无法理解为什么中共中央《深化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要“以道德为支撑”来建设中国的诚信体系。

    当今天经济改革面临困难和挫折时,有许多人寄望于宪政改革。然而宪政专家杨小凯早就发现,宪政并不能保证一个国家的成功,恰恰相反,宪政的成功还需要其他条件,历史上宪政成功的国家都是基督教国家(如英美)以及被基督教国家改造或影响的国家(如日韩)。社会学家与政治学家也一再告诫,不要过高地评价民主体制的作用,合格的现代公民是任何制度都无法取代和超越的。

    转了一圈,蓦然回首,我们发现中国现代化的摩天大楼根本不可能建立在五层楼式的落后人格的地基上,因此除非加深和坚固地基,别无它途。对于这一点,史密斯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洞若观火:“为了革新中国,必须追溯性格的动因,使人格升华,良心必须得到实际的推崇”。遗憾的是,这一点总被急于“赶英超美”的浮躁的中国人所忽视,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再一次回到100多年前的起点上。

    人格更新与企业家责任

    回到100年的起点上,面对中国人人格更新与心灵再造的重任,我们该怎样出发呢?作为传教士,史密斯还指出了中国人人格更新、心灵净化的一个具体途径,那就是回归信仰。他说:“中国需要的是公正,为了获得它,中国必须有一套上帝的知识,必须对人有一个新的概念,必须重新认识人与上帝的关系。中国需要在每一个人的灵魂中,在家庭和社会中,注入新的生命。”

    笔者很赞成通过信仰来更新心灵的方式。而且最令笔者可喜的是,在今天中国商业经济最兴盛、最发达的温州,笔者听到了与史密斯几乎相同的话,但却是来自财富前沿的人们的反省。温州人说的是,我们今天的温州人是“有金钱没知识,有知识没文化、有文化没审美、有审美没信仰”。呵呵,思想开放、前卫的温州人再一次走到了时代思想认识和变革的前沿,再一次为自己提出了前行的方向。

    然而,中国人人格升华的道路注定是漫长而又曲折的,中国人现代人格的塑造的途径也必定是多种途径相互竞争的。来自宗教自由的信仰繁荣固然是其中之一,现代工商文明对于现代人格的塑造和影响也将是极其重要的途径。

    过去几年,京城中出现一个有人感觉“奇怪”的现象,就是文化人都在谈赚钱,赚钱人(企业家、经理人)却在谈文化。奇怪吗?不奇怪。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企业家会较普通人更早、更迫切体会到企业发展的文化瓶颈,从而率先萌发研究文化和改造文化的动机。

    由此让我看到,企业必将在中华人格更新以及现代公民的塑造过程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这是因为,第一,企业家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先知先觉者,他们将在市场的激烈拼搏中最早地意识到中国人人格再造与文化变革的重大使命。第二,今天的中国企业家们所参与的是没有文化围墙的全球性竞争,文化将越来越成为企业手中竞争的利器,而只有改造好的武器才是能打胜仗的武器。第三,企业家们是最务实、最开明、最富创新精神的一群人,因而他们最有可能挣脱陈规陋习,大刀阔斧地在企业中率先进行文化创新。第四,中国的大部分人都在企业中就业,企业文化不仅将影响企业中人,还将影响他们的家人,因而企业文化最终将走出企业,影响全社会。

    德胜:现代工商文明先驱者的价值

    正因看到了企业在中国人格现代化中的重要价值,我格外关注中国企业的文化创新活动,尤其关注其中可能出现的“变异物种”,这大大超出了我对企业数量扩张以及某些企业在财富榜上的排名变迁的关注。《德胜员工守则》也正是在其“文化的变异性”上深深地吸引了我。

    我通篇阅读了《德胜员工手则》,还前后两次深入到德胜去考察。我注意到德胜这家企业规模不算大,但志气很大、气魄很大,富于勇气和远见卓识,其在精神追求和人格塑造上的努力已经走在了中国企业的前头,仿佛向全社会吹来一股新风,是非常让人钦佩的。

    比如,在中国,一般人都崇拜英雄(这是“混世魔王”的一个源头),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中心是让小孩子学习和成为英雄,而不是成为一个有诚心和爱心,懂得责任、义务、权力的好公民。德胜人却不是这样,他们推崇的是踏实的工作作风,只鼓励员工做一个合格的现代公民和工人。德胜总监聂圣哲这样告诫员工,“今天无论你是杨振宁也好、李政道也好,无论你是陈逸飞也好,张艺谋也好,只要你在德胜工作,你每天早上一定要默读这句话:我实在没有什么大的本事,我只有认真做事的精神(《德胜员工守则》,P88)”,同时还非常严厉地强调:“蔑视程序的人,永远是德胜的敌人(《德胜员工守则》,P128)”。

    这是因为,德胜人相信:“一个不遵守制度的人是一个不可靠的人!一个不遵循制度的民族是一个不可靠的民族!(这句话印在《德胜员工守则》的封面上)”尽管中国人现在越来越意识到制度的重要,但将个人能否遵守制度与一个人以及一个民族是否可靠联系起来,德胜人对于遵守制度的强调可以说达到了空前的程度。这可以是彻底告别“混世魔王”的最强声音!

    德胜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为国家的人格更新努力。《德胜员工守则》上还记录着聂圣哲讲过的一段话:“我就是为了追求秩序,为了使我们这个民族能够符合现代人的准则而追求民主、自由,追求法制,我绝对不能容忍我熟悉的人、我曾帮助过的人蔑视制度,绝对不可以,百分之百不可以(《德胜员工守则》,P150)。”德胜以企业为载体、为平台立志改变中国的理想与决心跃然纸上!
中国人推崇智慧,但中国人理解的智慧等同于权谋、策略,而不是古希腊人所理解的“认识你自己”的智慧以及犹太人所理解的认识上帝才是智慧的开端的那种智慧,中国人对“智慧”而不是对人格的追求阻挡了中国人走向现代人格。而德胜人坚决反对的就是中国传统的智慧(权谋、谋略),转而追求的是一种做老实人的真正智慧。“千万不要把成绩归于自己,把责任推给别人。也不要把阴谋当作智慧(《德胜员工守则》,P90)”,这样的话几乎在每一次德胜的会议上都得到强调。

    中国是一个缺乏“博爱”精神的国家,主导这个国家的是根据关系的亲疏来示爱的“等差之爱”的原则。现实中,中国人一般根据关系的亲疏来裁定事情的是非,然而却因此失去公义性。德胜人却崇尚公正,贬抑“关系”型竞争。《德胜员工守则》明确写道:“血浓于水”是封建社会留下来的宗族观念,在今天的文明社会里,只有落后的有的原始部落依然依靠“血浓于水”来区分关系的疏密及等级的划分。德胜公司不认同“血浓于水”的观念。竞争必须是公平状态下的竞争。任何违背公平原则的价值观都是违背现代文明的(《德胜员工守则》,P22-23)。

    中国人常常高扬集体主义的价值观,但对每一个具体的个体却持极端漠视的态度,这是专制主义大行其道,个人生命价值得不到保证的一个重要文化源泉。德胜正好相反,它尊重的是每一个员工个体,视“员工的生命为公司最宝贵的财富(《德胜员工守则》,P50)”,在任何危急情况发生时,公司都奉行“生命第一”的原则,绝不认同员工冒着生命危险去抢救国家财产、集体财产以及他人财产的价值观,公司也不允许员工带病坚持工作,而认为带病坚持工作是对自己身体不珍惜的行为。

    在数千年“与天斗争、其乐无穷;与地斗争,其乐无穷;与人斗争,其乐无穷”的过程中,中国人习惯的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以猜度别人”,以及通过残酷的斗争和阴谋去以恶胜恶,逐渐泯灭了自我尊重以及尊重他人的善良的天性。面对人性的废墟,德胜注重通过焕发员工内在的自尊心来让员工成为一个自尊以及能够尊重公司制度、尊重他人的人。在德胜,公司提倡的员工关系简单化。例如,“员工之间不得谈论其他员工的表现,不得发表对其他员工的看法,更不得探听其他员工的报酬及隐私(《德胜员工守则》,P5)”。在德胜,“公司永远不实行打卡制,员工应自觉做到不迟到、不早退。员工可以随心所欲地调休,但上班时间必须满负荷工作(《德胜员工守则》,P4)。”在德胜,除了漂亮、干净的洋楼和精心的小区布局外,是公司充满自信和自尊的工人,

    “他们长着农民的脸庞,却有白领的气质”(上海同济大学学生董哲的观感,转引自《德胜员工守则》,P101)。
爱心,这个过去几乎等同于西方资本主义或者小资本主义文化的东西,这个迄今为止在中国人心中仍然最为稀缺的东西在德胜也得到了高度倡扬。德胜人认为,爱心是工作的动力,是管理到了最高境界不可缺少的东西。德胜的爱心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而是建立在努力提高员工待遇等真金白银的真实基础上,建立在领导对普通员工的行为举止以及前面所谈论的企业对员工个体生命的高度重视上。

    在中国,工商业一片繁荣的同时商业贿赂的黑暗也是无处在在,中国的企业少有不搞商业贿赂、不偷税漏税的(就连上市公司也不例外,甚至连外企也被拉下了水),但德胜人却决心要做一个例外。它从来不搞政府关系,更不搞商业贿赂,也不偷税漏税,“做事就靠实力,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做。但是,我们的道德、我们的诚信与支撑我们的实力,最终战胜了我们的对手。”(《德胜员工守则》,P89)。

    在中国,采购人员几乎没有不拿回扣的。有一位企业家被称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我个人对他很是仰慕。然而前几天,我听到有人在大骂他的企业是收回扣的“贼窝”,这实在太令人遗憾了。商业腐败在中国猖獗到如此地步,以致道德准则在这个领域已经黑白颠倒。比如说,明明索要回扣是不道德的,如今却是卖方不给回扣会被不道德的买方称为“不道德”。就在这样的缺乏自律的商业黑暗中,德胜却高扬一面商业廉洁的大旗,规定“在采购过程中,坚决禁止向供货商索要钱财,不准吃请(《德胜员工守则》,P33)”,并向供应商发送“反腐公函”,要求不得向德胜公司人员回扣现金,赠送礼物、宴请等等(《德胜员工守则》,P61)。

    还要强调一句的是,德胜人并不认为道德就是一切,相反他们持有与基督教“原罪论”如出一辙的人性看法,相信“没有哪一个人的道德是永恒的”(《德胜员工守则》,P26),为此他们确定了权力制约的规则,公司的管理者包括最高管理者都将受到权力的制约。但德胜无疑是中国企业中实践商业伦理、构建现代工商文明的急先锋,他们努力在制度、技术与道德之间寻找平衡,并通过贯彻良好的商业伦理来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推动并保障企业发展。无论是在德胜企业还是在他们所创办的平民学校、木工学校,德胜最重要的一件事都是倡扬、贯彻“诚实、勤劳、有爱心、不走捷径”的价值观。很显然,这样的价值观所指向的正是让每一位员工成为一个合格公民(惟有成为合格公民才能成为合格员工),让企业成为一个合格的企业公民,其在很大程度上昭示着中国人心灵转变与人格升华的方向。

    除言行外,我对德胜印象深刻的还有一点,就是德胜是我在中国境内见到的唯一一家有教堂的企业(读者可注意一下《德胜员工守则》的第一幅照片,屋顶有十字架的那间小房子是一个小教堂)。我曾经从有无教堂的独特角度比较过中美市场经济,但我没想到中国居然还有一家有教堂的企业。原来,德胜的小区建筑仿照的是美国的波特兰小街,而波特兰小街有一个小教堂,于是德胜人将这座教堂原封不动地拷贝(COPY)过来了。

    如此正好说明了德胜人乃至今天中国人兼容并包、海纳百川的胸怀。在过去,中国人在中西文明交往中总是重物质轻精神,因而出现许多类似于“买椟还珠”的现象,而今天的中国人显然更具平视的自信眼光和消化的健康胃口。在过去中国人凡事要问“姓社姓资”,在今天中国人只讲谁代表先进生产力,只要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我就引进,惶论姓资姓社。在过去中国人要问一下是中国文化西方文化,并强调“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在今天中国人只问谁是先进文化的代表,只要是先进文化的毫无客气地拿来,而不问是中学还是西学。显然,今天的中国人是心态最不偏狭,最大气,最有希望的中国人。

    史密斯相信,中国人“无论通过什么方法,只要诚和爱在中国人的道德意识中恢复其应有的理论地位,那么(不久的将来)中国人将会获得他们无与伦比的勤劳所带来的全部报偿“(《中国人德行》P14)。而我相信,德胜的出现就预示着这样一个希望的开始。

    过去我看许多企业,有大的有小的,有做的好的,有做的一般的,但在财富的品质上大同小异,他们在我眼里都是一堆石头,不同之处只在于石头的大小不同而已。但当我看到德胜时,我意识到,一个在财富品质上与众不同的企业已经出现,就如同一小块金子在一大堆石头中闪闪发光一样。经济学可以证明,创新是有风险的,因此一般人轻易都不敢去“冒险”,但在德胜这样好的榜样出现后,身后将会有无数的后继者,金子会带出更多的金子来。

    今天的中国,有许多事情让我们感到希望,但有许多事情上又让我们无比失望。狄根斯的话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好注解:“这是最好的时期,也是最坏的时期;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任的年代,也是怀疑的年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我们的前途无量,同时又感到希望渺茫,我们一齐奔向天堂,我们全都走向另一个方向……”毫无疑问的是,德胜让我看到了中国企业、中国人以及我们的国家更多的希望。鲁迅说过,希望之路是人走出来的(鲁迅:《故乡》)。在先驱者的身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上德胜所走的道路吗?请允许笔者对此抱以真诚的祝愿和美好的希望!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了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