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贪婪的代价


美国银行家25年来享受政府宽松政策,通过隐藏风险和欺骗投资者,带领世界寻找先进的方法来“充实”自己。如今,我们正因贪婪而遭到报复 。     

还记得那些“美好”的过去吗?如果有人现在还认为,我们能够控制这场由次贷引发的危机,这真是迂腐得可笑。今天的我们明白,次贷只是冰山一角。现在,另一场债务危机正逐渐浮出水面。  

那么,眼下这场全球债务危机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我想答案可以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4年前发表的讲话中找到。当时,伯南克试图平息一切,但他的言语之间却预示着危机时代即将到来。这个名为“全球储蓄过剩和美国财政赤字频发”的演讲为21世纪初迅速增长的美国贸易赤字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解释——伯南克认为,贸易逆差原因在于亚洲而非美国。他曾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指出,新兴的亚洲经济体是主要的资金借款人,它们向国外借款融资以帮助其发展。但在1997 - 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后(在那时像是一个大问题,但与现在的情况相比,它看起来多么微不足道),这些亚洲国家开始通过积累大量的外国资产保护自己,实际上是出口资本到世界各国。结果就是世界上充斥着四处寻找出路的廉价资金。 

大部分的钱去了美国——至此我们产生了巨大的贸易赤字,而贸易赤字是资本流入的另一面。但正如伯南克指出的一样,金钱同样也涌入到了其他国家。特别是一些较小的欧洲经济体,虽然它的资本流入比美国要少得多,但与其经济规模相比,大大超出了承载能力。 

尽管如此,全球过剩的大部分储蓄仍在美国。伯南克用“深度”和“成熟”形容国际金融市场。有深度是没错,但是成熟吗?其实我们可以说美国银行家25年来享受政府宽松政策,通过隐藏风险和欺骗投资者,带领世界寻找先进的方法来“充实”自己。开放却又疏于监管的金融系统使得许多其他机构接收了大量资本流入。这也许可以解释两三年之前保守的赞美和今天经济灾难之间可怕的关联性。美国智囊机构卡托研究院曾写过“改革使冰岛成为北欧之王”。美国传统基金会也发表了一篇名为“爱尔兰如何成为凯尔特之王?”另有文章写到“爱沙尼亚的经济奇迹”,现在,这3个国家都面临着严重的危机。 

曾几何时,大量的资本涌入创造了这些国家的财富神话,正如美国房主一样:资产价格上升,货币表现强劲,一切看起来都很不错。但泡沫迟早要破裂,昨日的经济奇迹演变成为今天的市场瘫痪,国家的资产被堆积如山的债务取而代之。这些债务已成为沉重的负担,因为大部分贷款都是用外币结算。  

 如果你想知道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那么可以这样说:我们正因贪婪而遭到报复。从某种程度来看,我们正处于全球节俭的悖论:世界各地的储蓄欲超过了公司愿意投资的数额,其结果就是每个人的状况都因全球衰退而继续恶化。 

我们就是这样捅出了一个烂摊子,而解决办法仍不得而知。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保罗·克鲁格曼 记者 王小萱 实习生 朱晓楠 编译)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