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经济学“门外汉”卡尼曼的思考快慢

  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在金融危机之前大部分的西方大学经济学课程中,提到行为经济学时,有的教授甚至会在给学生散发的课前材料中将之定义为“不成立”。

  但这些诽意丝毫没有影响丹尼尔·卡尼曼在2002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当他得知自己得奖时,激动到将自己反锁门外,后来不得不破窗而入。的确,他的理论在当时急需社会认可。要知道,诺贝尔经济学奖,在此之前仅有一次授予过经济学“门外汉”——小约翰·福布斯·纳什即电影《美丽心灵》原型,也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

  在这所以包容异想天开人士所著名的大学里,卡尼曼这位心理学家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最近,他还成为了畅销书作者。在卡尼曼的《思考,快与慢》中,他谈论了判断、决策、本能……当记者问他,你做决定时困难吗?他回答:困难。

 心理学家

  卡尼曼始终自称心理学家,从他的《思考,快与慢》中,你可以感觉到,他对此很自豪。著名经济学家哈耶克在其1974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后感言:“诺贝尔奖给某一个人的这种权威,就经济学这门学科来讲,谁也不应该享有(这种权威)。”这句话似乎为“外行人”摘取这个奖项做了铺垫。

  这是一本与每个人都相关的书。举个例子,卡尼曼表示,人们是根据从记忆中提取信息的容易程度来计算事情的重要性,也就是说,媒体选择报道的内容和人们脑中存在的信息不谋而合的时候,如明星去世之类的新闻总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因为它能唤起人们对明星的记忆,从而感到这件事情非常重要。

  卡尼曼将人的思维活动区分描述为系统1与系统2,简单来说,系统1负责直觉思考,而系统2负责理性纠偏。这种关于思考至决策的研究,卡尼曼并不是开山鼻祖。如文章开头所说,之前在经典经济学极其延伸领域,行为学研究一直与其水火不容,很多经济学者对行为学及心理学研究嗤之以鼻。但在卡尼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后,这种情况有所改变。

  在这本2011年10月底上市,两个月时间打入《纽约时报》和《经济学人》的年度十佳图书榜。连续20多周蝉联亚马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前20名,上市至今超过7个月,横扫全球各大畅销书排行榜,稳居亚马逊总榜前50名的书中,卡尼曼并不像传统经济学人一样以模型和公式征服读者,他开篇第一章的标题叫做《一张愤怒的脸和一道乘法题》,如果你能耐心的往后读完这本书,就会发现,其实卡尼曼只用了一张女性照片和“17×24”这道简单的乘法题就生动地阐释了什么是系统1和系统2:你能很快对照片上女性的心情做出判断,但是你很难马上确定568是否是17×24的正确答案,要想知道结果,你要从记忆中调取关于乘法的知识,回忆计算的步骤和确定自己处于哪一步,当然,还要适应瞳孔的缩放。

  通过本书你可以知道卡尼曼的这本书为了纪念他的研究伙伴阿莫斯·特沃斯基,由于特沃斯基于1996年去世,他未能与卡尼曼分享行为经济学研究站在经济学最高褒奖舞台上的荣誉。有意思的是,作为行为经济学的三号人物,芝加哥学派和传统经济学的“叛徒”,理查德·泰勒,对卡尼曼这本书的评价言简意赅:快买慢读。

  那些嘲笑的声音

  嘲笑卡尼曼的人,无法阻止他走红。这个操着以色列口音的美国教授,用他的故事性理论征服了众多受众,其中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笔者也是艰难地从卡尼曼的回复中听出了他提到了理查德·泰勒和卡斯·桑斯坦合著的《助推》,这本书被奥巴马奉为经典。理查德·泰勒和卡斯·桑斯坦的行为学理论影响了欧美众多政府的决策过程,桑斯坦担任过奥巴马的顾问,他关于消费者保护方面的建议,被白宫广泛采纳,而泰勒,也是行为经济学的三号人物。

  其实卡尼曼自谦了,他在采访中没有提到任何自己的风光履历,其实奥巴马是《思考,快与慢》的忠实读者,为了确认这个信息,笔者翻阅了《纽约时报》。毕业于哈佛法学院的奥巴马自认为是一位理性思考者,但他亦承认,他在一些问题上过于自大,导致失败。如果奥巴马早一些接触卡尼曼而不是在2012年,情况会不会不同?卡尼曼说,人们心底对失败往往感到内疚,但如果你真正了解,从来没有人做事会百分百成功,那你便不会对失败感到那么沮丧。

  在沉寂了很多年之后,行为经济学以卡尼曼获得诺贝尔奖而成为分水岭,开始成为经济学中的显学。目前在欧美的商学院中,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几乎成为了必修课。这些课程被学生广泛接受的原因,可能在于它们非常容易理解;比如卡尼曼会问你:1.你会接受一个有10%概率赢95美元、90%概率损失5美元的赌局吗?2.有种抽奖有10%的概率赢100美元、90%的概率什么也得不到,你愿意花5美元试试看吗?其实,这两个问题本质相同,但是参加他实验的人却给出了不同的选择。

  采访卡尼曼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儿,这个过程已经植根于本人脑中,以后如果有人问我“采访卡尼曼是否困难?”时,我会马上用我的系统1回答:是的。他的电话屏蔽一切外国号码,当我们最终联系到他时,也许出于各种原因,他表示听不清楚,随后让以录音形式回答了问题。卡尼曼用了他的系统2——他是有选择回答的,规避了那些可能引起误会的问题。

  有意思的是,我们甚至能在《思考,快与慢》这本书的销售上找到验证卡尼曼理论的例子。当当网只有该书中文版出售,你会看到读者满意度超过99%,好评如潮;转而看亚马逊,由于亚马逊同时出售中文版与英文版,你会发现,英文版(发售时间早)读者的评价直接影响了中文版读者的系统1和系统2,让他们对中文版的评价看起来那么具有思辨性。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了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