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张五常讲博弈论丨实录

一、从三位理论家对于人类自私天性的论述 引入博弈论

亚当斯密的人类自私和社会财富,是非常关键的论调。 亚当斯密,他并不是假设人类不自私,而是他们不可以不自私,这一点很清楚。但是,很少人注意到这是斯密理论的重点。你要靠兄弟姐妹来养你是不可以的,你不可以靠别人的同情心而存在。人的自私就是适者生存的结果,而这个适者生存的结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发展的论点。后来有位伟大的生物学家达尔文就是凭着“自然淘汰”这一人类几千年历史上最重要的思维一直流传到今天,他就是起源于斯密的理论,斯密说人类自私是因为他们不可以不自私,他们不自私就会遭到淘汰,这是斯密理论的一个伟大的重点,它影响了达尔文。

到了斯密之后的李嘉图,他没有说过人是不可以不自私的,他也不说人是天生自私的,李嘉图把自私变成一种假设,假设人是自私的。从李嘉图开始,经济学的发展变得功利性。叫做假设也可以,武断的假设,他的意思就是说:“你不要和我争论,就是这样子的。人类争取利益极大化,自私是个假设,你不要和我辩论。”这是一回事,但是我回到斯密这个问题,到底人的自私怎么来的?斯密说为了要适者生存所以要自私。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也就是说这是斯密的一个很大的漏洞,也是他这一点影响了达尔文。达尔文曾经被人家批评,到底是不是适者生存。到了达尔文的时候,也是我自己在60年代初期在美国念书的时候,适者生存这个概念是很重要的,是不是适者生存呢?我们看上去当然是适者生存,根据斯密说适者生存,斯密影响达尔文。斯密是1776年,刚好是200年后,到了1976年,有个人叫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 他说人类自私是因为有自私的基因,他写了一本书,于 1976发表,叫《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s),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三个人讲自私,看法各异。斯密认为,不能不自私,不自私会淘汰,斯密的自私是适者生存的结果。到李嘉图,到我这一代,我们说不要管是不是自私,我们就武断假设是自私,这是maximization。到了道金斯,人类不是假设的,根本就是人的基因里面,就有这个自私的基因。这本书是很重要的论著。

我非常佩服斯密,我认为历史上最好的是斯密,当我批评斯密的时候,你们不要以为我不喜欢斯密,我把斯密捧到天上去。(此处有笑声)。斯密这个问题呢,他这个适者生存的自私的问题,自私,是不会毁灭人类的。你想想这个逻辑,人类自私是为了适者生存,但是人类怎么会为了自私而自我毁灭呢,他是为了生存。但是道金斯不一样, 他觉得人天生就有自私的基因,要毁灭自己绝对不困难,这就有很大的问题了。斯密的时候,自私不会毁灭人类。但是你看我们现在的世界不是斯密的世界。整个20世纪,多少次人类要毁灭自己。像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文革、人民公社… 很多次人民都毁灭自己。到现在这个问题,人类毁灭自己是可能的事情,这一点在斯密的理论不成立,适者生存怎么会自我毁灭呢?而道金斯认为只要有自私基因,自私自利是可以毁灭自己的,不会给人类带来好处。贸易啊都有好处,但是自私自利会带来互相残杀,带来欺骗。人类的自私呢,是可以毁灭自己的,这就是问题所在。那怎么讲这个问题呢?

斯密说,人类自己不会毁灭自己。你看看达尔文的时候,没有证据说很多动物都是灭迹了。但是我们现在回头去看,很多动物都绝迹了。为什么会绝迹呢?你看道金斯的看法,假如自私是基因引起的, 假如适者生存, 达尔文的时代因为没看到, 我们现在回头看, 很多生物都是灭迹的。

我出道没多久,就产生了这个问题。也就是说,人类会毁灭自己的这个问题。经济学的发展就带出为什么人类要毁灭自己。 70年代开始,发展相当快,到现在80年代开始,人类可以毁灭自己,这种经济学分析,就被叫做博弈理论。博弈论在50年代曾经红极一时,到了60年代中期就消失了,我也学过一两个学期 。但是70年代开始,又开始受到重视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斯密那个问题, 就是自私会对社会带来好处这个问题, 这一点经济学不能接受,自私会带来好处,因为它也会带来毁灭的坏处。而从自然淘汰方面来看,难说自然淘汰的结果,自私会毁灭人类,说不通的,假如道金斯说的基因会毁灭人类,李嘉图的假设人类自私,也会毁灭人类,二战后的经济学,对人类自取灭亡的倾向,是不可否认的。我的老师科斯就研究这个东西,他教我,我很感激他,但是他教了我之后,自己也跑到博弈论地方去了,他怎么样解释人类会自取灭亡呢,人类会自取灭亡的迹象相当明显。

我的处理,我接受自私的假设,我接受斯密的,自然我能接受,但是我的处理方法,我就引进了交易费用。怎么把交易费用放进去呢?我不是交易费用的创始人,科斯提到,我认为科斯处理的不好,人类有交易费用,让人自取灭亡,逻辑上推不出来,人会自取灭亡,假设人是自私的,可以灭亡,为什么会自私呢,我把交易费用引进来,就可以解释。经济学者太关心什么东西对社会好,对社会不好,假如人饿死了,就应该研究为什么会饿死,但是饿死好还是不好,不管我的事。你们要清楚经济学到底能做到什么事。比如说福利经济学,为什么人家会快乐,人不会快乐,这是很傻的,白痴才做这种事情,经济学教授是很傻的,天下蠢材无数。(此处有掌声)

我再回到这个问题上,自私对社会带来利益这一点是肯定的,自私也会带来坏处,会毁灭自己。我的答案,据我所知,就要引进交易费用。这是我知道的唯一方法。除非你走的是另一条线,走博弈论,重新改过公理,我不走这条路,因为它无从验证。博弈论其实是卷土重来, 60年代无人理它。再回头,我1968就提出过。我提出抬石头的例子,我对爱尔逊(音)提出这个例子,两个人抬石头下山,各自抬石头,每人每次50斤,但两个联合抬,可以抬120斤,当然联手好了。我把需要的力气推到你这边,你推到我这边,结果是不会少于100斤的,不然干脆分开咯,但是也达不到120斤,因为你推我,我也推你。在1969年,我发表的文章,提到这个偷懒卸责问题。 1972年发表了文章,就是用这个问题推出公司理论。我不同意那篇文章,但是他是我老师,我说了他不听,就提到,勒索恐吓,威廉姆森,整本书就是讲抽象术语,跟着发的就是博弈理论。博弈论就好像在说故事一样,但是这个问题,经济学应该是一个实证的科学。李嘉图之后,跟着又马歇尔,鲁滨孙夫人,伟大的思想家,说的很清楚,经济学应该是实证的科学,应该是可以验证的。  也就是抬石头, 卸责的问题, 我把需要的力量, 我卸责, 偷懒了, 又产生恐吓的问题。

跟着就是博弈理论,博弈论卷土重来,就是从这些问题开始的。在验证方面,甲出现导致乙出现,但是没有乙却有甲,就是错的。但是甲乙都是看的到,下雨看到是湿漉漉的,没有云就没有雨,没云有雨这个假设就错了。所以看到云看到雨。我说卸责偷懒,你怎么知道我在偷懒卸责呢,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经济学家的争论,看到的都是无从观察的。公理性很难解释。把经济学在社会科学中,和自然科学组合在一起的,自然科学,数学都是公理性的,数学不能解释,它要验证。生物学是公理性,也需要验证。经济学在李嘉图之后, 某种程度上也是公理性的。我不是说经济历史不是历史,但是经济学是需要验证的。甲乙都要能看到,看不到怎么验证?你说欺骗我怎么知道你在欺骗?我看到漂亮女人 ,我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有什么意图 ?你不能看到我看到她就说我有什么意图(此处有笑声)。 经济学充满了这些。 所以我对经济学很失望, 充满了机会主义、 意图 、博弈 。我怎么知道什么意图? 充满了无从观察的术语,全部都是废物 。无从观察的术语, 只有一个 ,就是需求量, 我不能不接受。 需求定律, 价格下降, 需求上涨, 需求是没这回事的, 这是意图的量 , 真实世界没这回事。 但我不能没有这点 ,所以我不能没有需求量 。我已经搞了很多年了, 我想不出办法, 因为世界上没有需求量这种东西 ,我怎么晓得你的需求? 这是意图的需求 ,但是我不能没有需求定律 ,没有这个就没有经济学 ,所以这就是我和其他经济学家的分别 。我可以解释的到, 你们解释不到, 只有一样东西, 就已经很乱了, 再加上几十样东西的话, 我怎么搞? 那些恐吓、勒索、 偷懒、 我怎么处理?


二、理论与实际的出入 张老的亲身经历

69年的文章我提到卸责、 偷懒的问题。 我的老师阿门·阿尔钦 (Armen Albert Alchian)写了一篇文章,1972年,卸责偷懒为主题。 跟着, 加上恐吓 勒索 的机会主义 ,再跟着 ,那就是博弈理论卷土重来。 你问我, 你可以发表博弈论,你甚至可以因此拿到诺贝尔奖, 升大教授, 但是解释事物来说是废物, 一点用处也没有(此处有掌声)。

我讲个真故事给你听,我的老师阿尔钦, 我很佩服。 他和朋友三个写了这个文章。 其中提到勒索问题 ,他们举了个很重要的例子, 他说, 假如你去运输石油的时候 ,这个输油管在地下 ,只是从这个油田接到你的炼油厂 ,那你去借输油管 ,很头痛, 万一人家不借给你怎么办 ?所以你要自己借, 万一人家勒索你怎么办? 所以输油管肯定是油厂自己接 ,那么运油的船 ,就得借 ,所以他们的结论 ,运油船的公司, 是租用的, 但是油管是自己建的 ,这是勒索问题的效果 这样没有人可以勒索到你。

我当年是加州石油公司的主要顾问,我替他们处理运油问题。我写了两份报告, 很厚的 ,我看了他们这篇文章 ,错的一塌糊涂, 这种问题 很普遍 ,但是和他们说的正相反 ,石油公司自己买油船。 研究的资料我签了合约 ,不能给任何人知道的 ,我怎么办呢 ?这种的例子 错的一团糟, 我该怎么做 ?我问跟石油公司 我可不可以把这一点, 这些实例,我可不可以告诉我老师? 他们考虑了半天, 说你讲吧。 我说 ,你们的文章错了, 勒索是错的, 油管很多时候是租用的。 反而大的石油公司是自己买自己的运油船的。 他们怎么办? 他们就把例子划掉 , 不改,  照登。 那篇文章很出名, 但是没那个例子也不能说明是对的。

关于这些无从观测的例子太多了 !你要验证, 比如说,下雨一定要看到云, 原则上是可以看到的 。你看不到的东西 越少越好 。唯一不能接受的 ,对于经济学来说 就是需求量。 真实世界里没有的, 但是我们不能没有需求量。 因为没有需求量, 就没有需求定律。 所以价格下降 ,需求增加 ,经济学理论就这么多了。 所有的经济学就这么多 没有其他的 其他的都是骗你的。

如果你连需求量都不能接受的话,就没有经济学。 所以我一生就在处理需求量。 怎么从看不见到看得见。 说起自己的经验, 经济学, 在我之前 ,马歇尔是好的 ,佩雪是好的, 品森夫人(音)是好的, 吉克斯比较一般,萨缪尔森也是一般 。但是五十年代的时候 ,那些经济发展的学说 ,一律胡说八道 (此处有笑声)。到1961年,毕业了, 我去了研究院, 1962年进了研究院, 经济学的发展 ,有几年有比较好的时候, 那时候芝加哥大学、加州大学的时候 众星云集, 那个时候, 60年代初期, 是经济学的黄金时代。 也就是越战之前, 是好的。 那时候我们开始讲验证 ,文章说要验证 。但是越战之后就麻烦了, 60年代后期 70年代初,我看着美国经济制度垮了。 因为他们要反传统, 都拉去当兵。 他们打越南是很无聊的, 越南又没得罪谁。 叫年轻人死, 越南日子很难过 。毒蚊子 ,又热 ,非要逼学生打仗。 学校出了很多炸弹事件 ,我去华盛顿大学, 1969年, 学生不准我上课 ,有的同事还要带枪保护, 就是这个时候, 年轻的教授说, 老教授为什么比我厉害, 你又不懂数学, 你连数学都不懂 ,为什么比我高薪水? 为什么你有终生雇佣合约我没有? 于是有数文章这个准则出现, 搞得一团糟。 我是很特别的, 我一出道, 1969年博士后, 第一份正式工作就是终生雇佣合约,我没要求的, 就是五位大教授, 院长诺斯对我说, 数文章和你例外 ,有没有文章出, 你都是例外, 所以我一直写到现在, 那时候的文章, 变成经典。

你们要明白我为什么走这条路。我1967年写完佃农理论。那时候比较有分量的经济学者,现在回想才知道 ,他们那时候认为我是价格理论的第一把手 。你们现在看我的佃农理论,你们可以看到佃农理论那个分期  ,有经济学在里面, 有很好的价格理论在里面, 从事验证, 那是我学生时代的事情。 跟着我又找到合约的选择。 所以我1969年出道的时候 ,我一开始就拿到了终生雇佣合约 ,几个月升为大教授。 那个时候毫无疑问 ,同事之间 ,一提到张五常 ,毫无疑问认为是价格理论最好的 。可以想象我1969暑假回到香港, 我跑工厂跑市场, 看到那现象我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相信多震撼! 一个物理学本科学生, 问他为什么茶杯掉地上 ,他们都可以解释, 而我当时是价格理论的第一把手, 我在芝加哥大学教过价格理论, 震撼西方, 我到香港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你叫我怎么选择? 我可以放弃经济学, 我不一定靠这个吃饭, 所以我觉得经济学一定要改革。 所以我到华盛顿的时候 ,我说这些都是废物 ,什么函数啊, 我说这些都没用 。我看到讨价还价 ,为什么要讨价还价, 你怎么解释, 满街都是讲价的 ,你怎么解释这个 ?没有人告诉我 ,你说麻不麻烦呢? 在激烈竞争的市场居然有人讨价还价 ,这是没有可能的。所以那个时候的问题就是我要考虑, 我要不要放弃经济学? 如果不放弃, 就一定要做一点事情. 我去了华盛顿大学, 我对同事说 ,你们这些都是没用的 。该怎么处理呢 ?那时候诺斯在,巴塞尔也在,他们都知道经济学有问题, 一致认为要全盘革新 ,重新来过, 唯一的人选, 就是我 (此处有掌声)。他说经济学要全盘革新,而能够革新的人就是你。你不做就没人做了。 戴维德就会这样说的。 大家都指望着我这么做 。讲起来是40多年前的事情了。 我的经济解释 ,去年开始, 算是做好了 ,有4斤那么重 ,我现在还要再整理一次, 不够长, 加长一点 所以会看起来经济学为什么搞得这么乱呢? 我解释给你们听 。”


三、经济学乱象

那些无从观察的术语太多了,这第一点 , 这些是无从验证的 。我不是很想批评诺贝尔奖, 因为我自己拿不到,说起来真是难以相信的(此处有笑声)。物理啊 、化学啊、 生物学啊 ,他们想拿到诺贝尔 ,他们的理论必须要验证的 ,没有验证不能拿到。 为什么经济学不需要呢? 假如说经济学要验证过的话, 那以前所有拿到诺贝尔的都不值得拿 。你们说经济学是不是实证的?这是公理性的 ,未必一定要验证的 ,像物理意义, 博弈理论证明验证啊 ,看不到怎么验证啊? 我看到那个女人, 怎么知道我想入非非呢?

所以这个问题呃,博弈论拿了很多诺贝尔奖,怎么可能呢? 你们是不是接受经济学是实证科学? 假如经济学不是实证科学的话 ,而这个实证科学是公理性的, 你就要讲求验证, 你没有验证, 我不能接受, 所有的科学理论都是这样的, 所以我也搞不清楚, 从来没有哪个拿到经济学奖是要验证的。  瑞典的朋友不知道  ,经济学是个实证科学到今天也不知道 那就没话讲咯!

第二个问题呢要,说到用实证科学来讲,那是一定要有实验室的。化学、物理学都有实验室。假如经济学要有实验室,那就是真实世界。 我反对那些经济学家在教室里做试验。 你相信那些试验吗 ?给你一粒糖 ,看你吃不吃啊? 你们不要笑, 有人为此拿到诺贝尔奖的, 真有其事的, 亚当斯密, 为此拿到奖, 我认为是不应该的。 真实世界,才是经济学的唯一实验室,你们要出去走走看看。

我整天在街边走来走去,人家以为我发了神经,人家说这个大教授发神经满街走。 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 ,《五常谈艺术文化与收藏 》,你们有多少人看到这篇文章?你们到网上看到 ,就会知道我的东西不那么简单, 你要研究信息费用 ,哪些高哪些低, 我已经在马路上跑了41年了, 这不是开玩笑的, 划得来的。我不只写出这些文字来,我在收藏方面写了很多东西。我替基金收藏, 赚到钱, 但是这些知识都是有用的。 我不是说你们要像我一样, 整天在马路上跑,但是劳动合同法 ,我知道的很清楚 。怎么推出这些法律来呢 ?这些人没开过工厂,  搞出劳动法的人呢, 要罚他去开厂 , 开厂是很难的, 那些人去开厂, 肯定会破产 ,不然你们可以杀掉我 (此处有笑声)。

不可以说完全不知道情况,所以真实世界呢,经济学家不肯去跑, 政府那些统计数据哪里信得过?!

第三点呢,经济学上很多理论都看不见,这就害死人了! 萨缪尔森这些, 从物理上的均衡, 是个真事 ,你把乒乓球抛地上 ,他会转, 停下来 。月亮绕着地球转 ,这都是均衡。 但是经济学的均衡完全不是事实 。我在1967年芝加哥大学, 有一位明星学生, 发表他自己的博士论文伟大发现, 口出大言, 他说外面市场为什么会波动, 怎么样找到均衡点 ,那些 芝加哥的名教授, 看到这位明星学生, 说终于出了个好学生 ,我拍案而起, 说这是真事吗 ,你去外面看看, 什么是真事! 我说芝加哥大学 ,这种垃圾论文还拿博士, 你们是在开玩笑吗 ??真是很不愉快的事。

有个教数学的日本教授Yuri(音),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世,他当时在场 ,他说Steven ,你对, 我们错, 因为你是经济学, 我们不是 ,你不要发脾气, 他们是另一种 ,他们是从事数学的, 来打个圆场。 所以这个问题 ,把物理搬过来, 把经济学当物理来处理, 都是数学搞来搞去, 是很大的问题。 跟着呢, 太复杂了。 世界是非常复杂的 ,你去外面看看就知道了 ,你用复杂的理论解释复杂的世界是没有机会的 ,你要相信我, 复杂跟复杂怎么搞 ,要解释复杂的时事, 越简单越好。

四、简单的就是最好的

现在经济学乱教一通,理论那么复杂, 而我写的经济学是很简单的。 再深入 ,同学们说看不太懂, 其实是很简单的理论。 你们想世界那么复杂 ,当然不能用复杂的理论解释复杂的世事。

有时我对同事们说,我真的搞不清楚, 因为 ,那些经济学为什么搞成这个样子呢 ?假如我现在蠢一点, 我就说他们是天才 ,我不懂 ,但是我张五常是最伟大的天才, 但是我现在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没理由那么多天才。我看他们的文章 ,真不知道在说什么 。全是数学方程式, 我不管你的理论怎么样 ,你只要告诉我 ,说两句, 你的理论到底是什么?你问我 ,我什么都可以两句话解释给你听 ,那你的理论是什么呢 都说不出来 。世界复杂, 用复杂的理论解释复杂的世界, 成功的机会是零

我的简单理论,就是一条需求曲线,生产函数 、弹性系数都不要理他们 。对着镜子看 ,边际成本, 反过来看, 需求曲线就变成供给曲线, 什么问题就解决了 ,那复杂吗?

复杂点就是,社会不止一个人,多人竞争就麻烦。 因为准则的选择, 用价钱是一个准则, 你可以用别的准则 ,你就要解释为什么 ,1974价格理论, 我的文章, 就谈到这个问题, 但是假如你有了准则以后, 你引进了竞争, 要复杂很多。 而其中, 你的处理 ,就要把交易费用加上去 ,或者制度费用 。那个问题来来去去, 就是, 要简单 要简单 ,放进去的时候呢 ,出来的东西, 很漂亮的。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很简单, 两个星期, 从调查到把文章寄出去 ,只花了两个星期。 我说了什么呢?  就是讲优良座位的票价, 为什么价格偏低, 也就是说你去买票,有些贵有些比较便宜。 为什么贵的票一定是先买呢 ?差的位置 ,一定是迟一点才买呢? 留空呢? 当时香港分很多种位置, 始终都是价格贵的位置一定先卖光 , 好的位置为什么会先买呢 ?我的答案很简单 ,贵的位置如果没卖出去, 那些便宜票的人就会去贵的地方去坐 。我是老板, 我就把贵的位置价格弄的便宜点卖完 ,这样可以防止跳座的行为。

我在香港电影院的位置,楼上楼下 ,分三个层次 ,不同价钱。 楼上的位置, 先满 ,最贵。 我就说 ,因为楼下的人不会跑楼上, 楼上也不会跑楼下来, 这是很简单的, 非常简单。

解释简单理论简单, 清清楚楚, 验证也简单, 因为楼上楼下不会以此换位置。

1977年发表的简单的文章到今天还存在, 说不定一百年后还在,好的经济学文章就是这样的。 我1973年发表的蜜蜂的神话, 我花了3个月 ,这篇文章一百年后肯定还存在。 我的1968年佃农理论 现在差不多50年了还在, 就是因为简单。

没有像票价那篇文章那么浅都还在 ,做学问 ,追求的是什么呢? 为了什么呢? 我很同情那些做教授的老师们 ,这样不行、 那样不行。 写中文不算 、大学报有奖金、 小的就没有。 那么多约束能不能写出好文章来吗?!当年我很幸运, 三个月就升正教授, 诺斯说 ,不管怎么样 ,薪水最高都是你的 ,你就自生自灭, 你想你自己的东西 。后来我出去, 石油公司做顾问 ,我赚了很多钱 ,我最后还给他们一半我的薪水 ,我说不需要那么多了。 推来推去。 当时做顾问 ,文章不能发表, 看过的人说非常精彩。 石油公司工作, 他说“我们是被告 ,有罪, 我只是要你们告诉我, 到底犯不犯法? 我们是不是有阴谋? 我们要知道, 你一定要对我说真话! 我要什么东西都能拿到资料!” 可是不准发表。

回想起香港的中学,对经济学来说,这么多年来, 一篇好文章我都没看过。不是说你们不行 ,我怎么知道你们行不行?  只是你们没这个机会。我不知道你们行不行。 政府花了很多钱的。 受到这些限制 ,我也写不出来。 当年如果我和你们的机遇一样 ,我也写不出来 。在这种环境下 ,根本不可能。 什么都要算分数, 是很难的! 我发表的文章, 不能进行评审, 我在香港被评审很多次 ,我的文章一推出来, 人家一听我写的 ,就跟我订。我的文章,他们知道我热衷于学术 ,不会吹牛, 知道我写文章就是为了过瘾。 我写了一篇文章,讲中国的婚姻, 解释怎么样娶小妾、 怎么样绑小脚、 杀婴儿 种种,中国婚姻问题。 讲到最后, 有一大段, 是大骂效用分析, 骂的出彩 ,那篇文章寄去伦敦, 伦敦说你的文章太长了我不够位置 ,减少几页纸 ,我就把大骂撕掉了, 有的人大骂, 最好的一段 你为什么把它撕掉?! 所以有的时候, 你们要记住, 做学问是为了兴趣 ,追求的是真理, 希望的是传世。

博士、教授, 这些头衔对我来说一点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理论是我写的 (此处有掌声)。我有十几篇文章都是那个水平。但是现在,不让你走。上面逼你数文章 ,就像我当年从事摄影沙龙, 以前在欧洲也是这样 。你们知道梵高, 没有办法把一个作品交到沙龙, 莫奈也没办法进去。 因为评选沙龙的那些人, 认为他们的作品都是废物 ,现在进不去的那些人的作品, 动不动就要卖几十亿美金。 现在国家逼你们, 写那些文章,是所谓的沙龙作品。 你心里想的是, 到底喜不喜欢我的文章? 而我想的是,我写的我喜欢就好了,关你屁事?!(此处有笑声)。英国有皇家沙龙 ,法国有皇家沙龙 ,当年的沙龙名家, 没有一个有成就。 像英国的这个大师, 一生画了7000张画, 粗制滥造 ,现在一张画拿出来2亿美金都算贵了。 你们现在就是被逼着跑沙龙, 没救了。

很多人批评张五常,美国经济学报 ,我那篇蜜蜂的神话 ,是来求我发的, 我说我不是写给你的 ,我写给诺斯的 。有什么关系? 你的文章只要有分量,写完之后, 在地上挖个洞 ,埋到三尺以下,都有人挖掘出来, 你的文章没有分量,在哪里发表, 都是垃圾。 谢谢各位 ,我说完了。
 


Part B. 问答部分

问:卖的东西大大超过需要的,那需求曲线还会不会有作用?答:只要资源值钱,就不会出现这个现象,除非资源多到像伊甸园,全是免费的,不会有问题的。


问:货币超发越来越厉害了,怎么办?
答:货币理论很复杂,我的朋友福利德曼是专家,历史上最厉害都是他,但是他自1982年一直错到他死为止。他是我非常好的朋友,对我像弟弟一样 ,无所不谈, 但是货币理论 ,一离开本位制, 就是去理论了。 假如中国的人民币,要打出去世界的话, 可以发现很多问题的。 当我教他们, 要下个什么锚(此处没有听清), 现在就不是时候了。 现在美金到处都有, 所以发行很多都没问题 。货币量跟通胀有关系, 一到我们这个时代, 加上数码科技的处理。 所谓的鼻梁理论(不确定), 已经失利了。 现在看这个问题, 美国的问题, 我个人看, 算是我一夫之见, 美联储的女主席, 做的不是那么好。 我觉得加息加太快了。我叫他看30年债券 ,再考虑加息 ,但是她有她的理由, 她的前身, 是比较好的。 格雷斯潘呢, 领导结尾的时候 ,就被人家批评的不得了, 金融风暴害了他。 你说多难做,我说人民币要固定稳定的锚, 他们怎么会听我说那, 那就没有权利了。


问:经济学为什么不能成为一个体系,真的可以只留下看得见的?
答:看不到的变数,就是需求量。贝克尔,他是专门从事效用分析的,名气很大,人很聪明,分析力很强,但是我今天的判断,未来经济思想史,他不会有大名气,结婚离婚都是争取效益极大化,什么都是,那需要你讲吗?这些看不见没什么用,看不到的东西,我就问你指的是什么偷懒,勒索,世界够复杂了。


问:您是否认为均衡,是不能接受的?
答:经济学的均衡和物理学的均衡是不一样的,物理是事实,均衡物理学只是一个概念。经济学上没有这回事,因为你看到的现象不是月亮绕着地球转。经济学上的均衡是讲,可以验证的, 你能推到那个理论 ,有验证的含义, 就算是均衡 。科斯曾经对我说, 他想废除均衡, 我就解释给他听, 有这个用途, 也就是说均衡可以有一个理论来验证。 可以有一个被推翻的含义, 就像价格管制。 价格管制低于市价的话, 这些人可以排队, 可以搞关系, 有很多可能性,但是不知道是哪一种。 不均衡就是不知道怎么会发生 ,但是你知道会排队, 就知道会排多久, 这很容易分析。 而大家都以为均衡是事实 ,如果你觉得均衡是事实 ,那是发神经。


问:经济学和物理学差别这么大吗?
答:看不到归看不到,但是有没有这种事情,爱因斯坦的很多理论是看不见的,但是很多年后证明是有的。我说有没有并不是要看到为止,以前研究DNA的人呢,是看不见的,但他知道有这些存在。经济学不是, 效用 根本没有这种, 是没有的, 原则上根本没有这些均衡 ,外面有星星看不见,但是我相信 ,有人看的见 ,我看不见。


问:(一位外国朋友提问):你觉得教育系统应该如何调整,不教学生那些没用的科目?
答:我写了一本书,几个月前发表的,我是很用心机写的,不是一本很厚的书,那个书名叫科学与文化,批评中国的教育制度,我建议你们选几个学校,国家选几个大学,给经费, 然后完全不要管五个学校怎么发展, 发不发文章完全不要管, 要重新做起, 我不相信中国人这么无能, 现在那些数文章的方法都是抄回来的。 在最差的时候, 也就是我相信中国人有自己的智慧, 我不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我24岁才在美国念本科, 我不是什么特别厉害, 但是我可以这么说 ,我在美国念书, 如入无人之境。 中国有很多很厉害的人, 你把他绑起来, 怎么能够自由发挥呢? 这就是当年我被放开在美国, 自由发挥 ,这就是问题所在。 我当年在香港念书, 被提出来, 只不过举手问题目, 老师就罚站 ,不让我坐下来, 老师把我当仇人, 我到美国研究院, 我举手问问题 ,老师把我的名字记下来, 到处和人家说, 我遇到一个中国学生, 不得了 ,很多人很聪明的, 都被浪费了 ,放手让他们自己搞, 我不敢得罪北京朋友。


问:(一位外国教授):我是个经济教授,我教福利经济学,至少你会意识到我们经济系很自由,请您来让他们知道自己学的东西是无用的,但实用的角度, 我来问你一些问题。 首先, 如果是不相关的, 来关注普通的东西我们只能关注积极的东西, 那么我们能对政策制定者, 提出什么建议? 过去的30年, 中国政府一直都想搞大GDP,  但是这对中国人有什么好处呢 ?如果我们对宏观经济学和财富的关系做定义,我们怎么办? 还有件事, 论文的发表, 很多论文都是实证的。 第三点 ,我完全同意, 我们应该维护我们所说的经济模型的复杂度, 因为我们知道有时候复杂的理论无法应对复杂的世界, 但是简单并不是肤浅 ,只做理论, 不是这样的。 我们所说的边际理论 ,可能您不知道 ,边际成本 ,他也是无法观察到的 ,我们需要很多假设。
答:很复杂的问题,关于中国的国民收入的问题,90年代是低估,现在是高估了很多,两个加起来,很难说到底高估还是低估。但是我觉得数据不那么重要,北京认为很重要,我觉得这种数据还不如不公布好。我比较喜欢香港当年财政司,因为那些数据很难是对的,你现在提供数据,他有所谓指标的规定,关于经济学解释的问题,那个边际成本的问题,很多时候是看不到这样的东西的。而用边际成本决定价格是很大的问题,在我的经济解释里面,边际成本可以,也即是加入资源空置,边际成本花不出来,价格的立定, 是要由边际成本决定的, 这是个悲剧, 传统的经济学 ,对解释毫无兴趣, 考试毕业拿博士, 写篇文章方程式发表, 可以升级, 那么真理是什么呢? 所以边际成本是很大的问题, 在我的经济解释里面 ,我对均衡的概念 ,是用的适者生存, 不适者淘汰, 很多人看过我的经济解释, 他们会知道我在说什么, 很多人在旁边鼓掌, 所以我决定找机会重新写一下。 我刚开始写的时候有一些问题, 因为我不够胆量完全脱离传统, 后来我发现我大部分都离开了传统 ,我再重写, 只要是真理, 就好了, 不管传不传统。
你们要明白我无事可干,不管怎么写, 收入都不会增加, 减少 ,无关痛痒, 但是很多同学都很喜欢 。


问:根据您的需求量的理论,您如何看待大宗货物的形式国际市场的形式 ?
答:这个问题是由于他们的预期出了错误以为市场有很大需求结果钢铁没有人用现在问题很大 。
(编辑:谢凤)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